說法 疑車門未鎖 共享汽車被一智力殘疾的男子開走 撞傷騎自行車女子

共享汽車被開走撞傷人 租車者擔何責?

2019年04月18日07:06  來源:華商報
 
原標題:共享汽車被開走撞傷人 租車者擔何責?

核心提示

31歲的張某經常使用共享汽車,沒想到去年他租賃了一輛共享汽車卻出了事。他停車離開后,一個無駕駛証、23歲的智力殘疾人打開該共享汽車的車門,駕駛該車在非機動車道行駛發生交通事故,撞傷一名騎自行車女子,這該如何劃分責任?

主講律師

■江蘇東恆律師事務所 宋思邈律師

■上海秦兵律師事務所 徐斌律師

■陝西豐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 朱長江律師

■北京市盈科(西安)律師事務所合伙人 祁佔榮律師

追責

智力殘疾男子駕共享汽車撞傷路人

去年5月24日下午2時54分,張某通過手機App向北京首汽智行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智行公司”)租賃陝A213××號小型客車,當日下午6時許,張某將該車停放至西安市鳳城五路開元路西50米處離開。張某介紹,他是將車門鎖好后才離開的。

晚7時20分許,無駕駛証、23歲的智力殘疾人小郭經過此地時,打開車門,駕駛該車沿鳳城五路在非機動車道由西向東行駛至開元路十字時,與騎自行車的喬某相撞,導致喬某受傷。喬某住院11天,傷情診斷為:全身多處軟組織挫傷、多處皮膚擦傷、左腕三角骨骨折,產生醫療費9553.47元。去年5月31日,西安市公安局交警支隊經開大隊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認定小郭的監護人郭某負全部責任,喬某無責任。因共享汽車的所有人西安首汽中易租賃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首汽公司”)已投保了交強險,因此,保險公司應在交強險范圍內承擔喬某損失,不足部分由郭某承擔。

不知由誰擔責

被撞傷女子訴至法院

對於事故認定結論,監護人郭某表示,小郭之所以能打開共享汽車車門並發生交通事故,是因為張某停車后未鎖車門,所以張某也應承擔責任。但張某則堅稱車門是上了鎖的,“我經常使用這一款共享汽車,鎖車隻需要按手機App上的一個按鈕即可,小郭的行為屬於盜搶車輛,我不該承擔賠償責任。”

首汽公司表示,該車被租賃給了智行公司,在華泰財產保險有限公司陝西省分公司(簡稱華泰保險陝西分公司)買有交強險,在華泰財產保險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簡稱華泰保險北京分公司)投保了第三者責任險及不計免賠險,其中第三者責任險保險5萬元,事故發生在投保時間內。

由於不知道到底該由誰承擔此次交通事故的責任,去年8月13日,喬某將張某、小郭、小郭的監護人郭某、首汽公司、智行公司、華泰保險陝西分公司、華泰保險北京分公司一並訴至西安市未央區法院,請求判令賠償各項費用共計145662.66元。

一審

張某未熄火鎖車擔責20%

小郭無証駕駛擔責80%

今年3月7日,未央區法院開庭審理了此案。法院審理認為,張某從智行公司處租賃車輛后,對該車具有管理責任,智行公司通過手機App向其告知需在熄火后進行鎖車操作,但其未在熄火后進行鎖車操作,對於本次交通事故的發生存在一定的過錯,故其對喬某因本次交通事故造成的損失應當承擔賠償責任,酌定為20%﹔小郭系無証駕駛,故被告華秦保險北京分公司不承擔賠償責任。

法院同時認為,喬某的誤工期為120天,護理期為60天,但根據其工資賬戶銀行流水,本次交通事故發生后,其工資正常發放,不存在收入減少情況,故對其主張的誤工費不予支持。原告並未提交証據証明其傷情構成傷殘,故其主張的精神撫慰金也不予支持。其提交的護理人周某的收入証明証據不足也不予採信,參照上一年度陝西省護理人員收入標准,酌情按照100元/天計算,故其護理費為6000元。喬某購買護腕矯形器的費用550元,予以支持,交通費酌定為100元。上述護理費、殘疾輔助器具費、交通費等共計6650元,由被告華泰保險陝西分公司在交強險傷殘項下賠償原告。

原告因本次交通事故產生醫療費等共計14333.47元,由華泰保險陝西分公司在交強險醫療費項下賠償原告1萬元,剩余4333.47元,張某賠償867元,郭某賠償3466.47元。

對此,張某保留意見,“交警調查時,我了解到小郭不是一下子就把車開走的,而是花了三四十分鐘才把車發動開走,這也能說明我是鎖了車的。”

律師

張某擔責20%於法有據

徐斌律師表示,法院一審判決張某擔責20%是於法有據的。“在扣除保險理賠的部分后,因租車者張某未鎖車門間接造成了交通事故的發生,理應承擔20%的責任,而由智力殘疾者小郭承擔80%。因為小郭沒有民事行為能力,所以由其監護人郭某來承擔賠償責任,這個判決責任劃分是相對比較公正的。”

祁佔榮律師認為,張某不鎖門的行為不是必然導致交通事故發生的因素,也不是張某可以預料到的,故對其不能過多地苛責。就本案而言,張某和小郭是分別實施侵權行為造成同一損害,並且能夠確定責任的大小,法院認定張某承擔20%的責任,是依據《侵權責任法》的規定,根據侵權人的過錯程度自由裁量的,於法有據。本案造成原告受傷的是小郭,且其無駕駛証,承擔80%的責任較為適宜。

需查明有沒有先熄火再鎖車

宋思邈律師認為,本案中張某是否要擔責,需進一步查明該車是已上鎖被盜搶,還是沒有按照“先熄火再鎖車”的要求導致車輛未上鎖。“關於這點,一審法院僅查明智行公司通過App告知張某先熄火再鎖車,並未查明該操作是否導致車輛未上鎖。”

“若該車輛已上鎖被盜搶,則張某不需要承擔交通事故責任。”宋思邈說:“而若張某未按照要求進行鎖車,導致車輛未鎖,則張某對后續小郭的侵權行為存在一定的過錯,因小郭智力殘疾屬於無民事行為能力人,由其監護人郭某承擔責任,故郭某和張某構成共同侵權,共同承擔相應的責任。”

朱長江律師說:“如果沒有証據証實張某在歸還車輛時未鎖好車門,那張某熄火關門后,承租關系即結束,該車被小郭開走並引發交通事故后,和張某在法律上無任何因果關系,張某無須承擔責任。” 華商報記者 王娜

(責編:谷妍、鄧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