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六院7103廠渦輪泵加工車間鉗工董飛——

精准加工 不差絲毫(工匠絕活)

記者 高 炳攝影報道

2019年04月16日06:1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精准加工 不差絲毫(工匠絕活)

  【絕活看點】

  董飛:火箭發動機生產環節鉗工,擅長“高難度孔加工”。一些關鍵零件上的小孔,位置精度需精確至0.01毫米,“大機器鑽小孔,考驗耐性,更考驗功力。”扎根三尺鉗台20多年的他雲淡風輕,底氣十足。

  坐在大型搖臂鑽床前,身材魁梧的董飛(見圖),也顯得小巧起來。上前端詳這“大家伙”:搖臂圍繞立柱,回轉升降﹔不遠處的加工台上,多孔零件正被切削出來……

  一“大”一“小”的較量,需要底氣,更關乎民族尊嚴。

  發動機,是航天器的“力量之源”,被稱為火箭的“心臟”﹔渦輪泵,是發動機的“核心”﹔噴嘴環,是渦輪泵的“命脈”。“這‘心臟’裡的‘命脈’,直接關乎發射任務的成敗。”平日裡,董飛所負責的,便是這些“命脈”的生產加工。

  走進西安航天基地,航天六院7103廠渦輪泵加工車間裡,機器轟鳴﹔數十台各式鑽床一字排開,身著藍色工服的工人,鑽銼削磨,武藝精通。

  “這個噴嘴環,是高溫合金。材質又硬又黏,就像‘切牛筋’。”被徒弟圍在中間的董飛,正扯著嗓子演練,“環上的異形孔,加工起來最難。你瞧它,極度不規則。”

  難不難,一看便知:直徑40厘米的噴嘴環,上面均勻分布18個拇指大小的拉瓦爾孔。每個孔,進口處是圓弧狀,由大變小﹔出口處是錐形,由小變大﹔中間連著窄喉,軸線要在此對准。最關鍵的是,每個拉瓦爾孔都有夾角,需要傾斜加工。

  前些年,廠裡也曾想引入數控機械。從外國請來專家,調試了1個月機器,無奈放棄:拉瓦爾孔太不規則,且精度要求極高,機械無能為力。

  “數控不行,就人工完成。”董飛介紹說,每加工一個孔,需要12種異形刀具﹔噴嘴環有18個孔,共超過200道工序,“任何環節出現問題,零件就報廢了。”經過反復試驗,董飛創造出新型刀具,破解了斷刀、啃傷等難題。如今的噴嘴環加工,效率提升了40%,合格率達到100%。

  加工拉瓦爾孔,不容易﹔加工渦輪殼體上的定位孔,則更難——其位置特殊,全憑“盲操作”。

  跟隨董飛來到渦輪殼體旁,但見眼前半米高的零件,中間凹陷進去,深度40厘米。凹徑底部,2個芝麻大小的點,就是定位孔。“小孔底部,隻有1毫米厚度。”董飛告訴記者,一旦操作不慎穿透小孔,歷時半年制成、價值數百萬元的渦輪殼體,就全部報廢。

  “每次打孔,就像調運大型鑽床,拿起40厘米的細長手術刀,在芝麻大小的病灶處,進行價值連城的手術。”董飛說,“手術刀”一旦伸進殼體,“病灶”就完全被遮擋。“盲孔加工,全憑‘磨、聽、感’的手工經驗。”

  絕技在身,非朝夕之功。1996年,19歲的董飛從航天技校畢業,成為一名鉗工學徒。23年孜孜鑽研,董飛手上誕生了近萬件火箭發動機渦輪泵部件,攻克了“異形盲孔加工”等諸多難題。去年底,長征三號乙運載火箭搭載嫦娥四號探測器,代表人類首次探訪月球背面。董飛所帶領的團隊,便負責其中170多個零部件的精密加工。

  栽培“一枝花”,更需“春滿園”。放眼整個車間,董飛近30名徒弟中,“90后”佔比七成,形成了中青年鉗工人才梯隊。

  “祖國的航天事業,最需要人才。”面對這群年輕小伙子,嚴愛有加的董飛常常耳提面命,“精密作業,最需要心靜。不允許絲毫鬆懈,更容不得半點閃失。因為你們手裡,握著希望與未來。”

  本版制圖:沈亦伶

(責編:谷妍、鄧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