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市放開落戶限制,影響幾何(經濟聚焦)

記者陸婭楠

2019年04月10日06:4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大城市放開落戶限制,影響幾何(經濟聚焦)

  核心閱讀

  4月8日,國家發改委發布文件明確,繼續加大戶籍制度改革力度,城區常住人口100萬—300萬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戶限制﹔城區常住人口300萬—500萬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開放寬落戶條件,並全面取消重點群體落戶限制。

  政策釋放了哪些利好?城市公共服務如何更完善?大中小城市能否協調發展?相關負責人做出了解答。

  4月8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對外發布《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以下簡稱《重點任務》)。

  該文件明確,繼續加大戶籍制度改革力度,在此前城區常住人口100萬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鎮已陸續取消落戶限制的基礎上,城區常住人口100萬—300萬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戶限制﹔城區常住人口300萬—500萬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開放寬落戶條件,並全面取消重點群體落戶限制。

  根據這份文件,超大特大城市要調整完善積分落戶政策,大幅增加落戶規模、精簡積分項目,確保社保繳納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數佔主要比例。城市政府要探索採取差別化精准化落戶政策,積極推進建檔立卡農村貧困人口落戶。允許租賃房屋的常住人口在城市公共戶口落戶。

  放開落戶限制會助推樓市上漲嗎?

  69個城市取消或放寬落戶限制,強化城市間房地產市場調控政策協同

  人們最關心的莫過於,根據《重點任務》,今年放開落戶限制的城市都有哪些?

  根據住建部發布的《中國城鄉建設統計年鑒》,2017年底,城區常住人口在100萬至500萬的有69個城市,其中西安、沈陽、哈爾濱、昆明、鄭州、杭州、濟南、青島、大連、長春等10個城市的人口超過了300萬,屬於全面放開放寬落戶條件的城市。

  滿足“全面取消落戶限制”的城市則有59個,包括長沙、洛陽、蘇州、無錫、揚州、合肥、寧波、福州、廈門、南寧等城市。

  對比《2018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可以發現,我國戶籍制度改革力度正在加大,已在城鎮就業的農業轉移人口落戶條件放寬了。去年,政策還要求“大城市對參加城鎮社保年限的要求不得超過5年,其中Ⅱ型大城市不得實行積分落戶,有條件城市要進一步降低社保年限要求﹔Ⅰ型大城市中實行積分落戶的要大幅提高社保和居住年限的權重,鼓勵取消年度落戶數量限制。”今年,如果想落戶Ⅱ型大城市,即城區常住人口100萬—300萬的大城市,已經不需要滿足社保年限要求了,落戶限制全面取消。

  實際上,早在國家政策出台前,一些大城市就已經悄然放鬆了落戶限制。

  3月,石家庄出台政策,全面放開城區落戶限制,申請者隻需拿著身份証、戶口簿就可以向落戶地派出所申請落戶,配偶、子女、父母戶口也可一並隨遷。

  4月初,杭州出台的《關於貫徹落實穩企業穩增長促進實體經濟發展政策舉措的通知》,也將杭州落戶要求從此前的“45周歲以下本科人才及35周歲以下專科人才,在杭州居住滿一年及以上,並連續繳納一年以上社保”降為“全日制大學專科及以上人才,在杭州工作並繳納社保的,可直接落戶”。

  那麼落戶限制取消了,房價會不會跟著出現大漲?中原地產首席分析師張大偉分析,2019年至今,發布各種人才引進與落戶政策的城市已超過50個。除京滬兩地,全國大部分城市落戶難度已經不大,放開落戶政策有利於農業轉移人口平等獲得城市公共資源,也使房地產市場有了穩定的市場需求。

  “人才政策變相降低了限購門檻,會帶來房價上漲的預期。”張大偉說,過去兩年部分二線城市房價上漲與人才政策力度空前有較大關系,但從長遠發展看,人才對城市的核心作用是推動產業,而不是房地產,因此人才政策不應成為房地產調控的窗口。

  對此,此次政策也提出,“健全都市圈商品房供應體系,強化城市間房地產市場調控政策協同。”可見,“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仍是長期定位,調控原則依然是因城施策、分類指導。

  放開落戶政策后,城市公共服務咋享受?

  公辦學校普遍向隨遷子女開放,擴大公租房和住房公積金制度覆蓋范圍

  《重點任務》提出,按照尊重意願、自主選擇原則,以農業轉移人口為重點,兼顧高校和職業院校(技工院校)畢業生、城市間轉移就業人員,推動未落戶城鎮的常住人口平等享有基本公共服務。今年確保有意願的未落戶常住人口全部持有居住証,鼓勵各地區逐步擴大居住証附加的公共服務和便利項目。

  看教育,2019年底,我國所有義務教育學校將達到基本辦學條件“20條底線”要求,在隨遷子女較多的城市,將加大教育資源供給,實現公辦學校普遍向隨遷子女開放,完善隨遷子女在流入地參加高考的政策。

  看社保,今年全面推進建立統一的城鄉居民醫保制度,提高跨省異地就醫住院費用線上結算率,推進遠程醫療和社區醫院高質量發展。推進城鄉居民養老保險參保擴面,指導各地區全面建立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待遇確定和基礎養老金正常調整機制。

  看住房,今年要持續深化利用集體建設用地建設租賃住房試點,擴大公租房和住房公積金制度向常住人口覆蓋范圍。

  看就業,今年要推進農民工職業技能培訓擴面提質。城市政府要向已在城鎮穩定就業生活但未落戶的農村貧困人口,優先提供職業技能培訓等基本公共服務,並加大與農村貧困人口較多地區的勞務對接力度。

  “對於暫時不能落戶的城鎮常住人口,要確保其全部持有居住証,以此為載體提供城鎮基本公共服務和辦事便利,並鼓勵各地區逐步擴大居住証的含金量。聚焦就業、教育、醫療、社保、住房等民生重點,讓農業轉移人口在城市也能實現勞有所得、學有所教、病有所醫、老有所養、住有所居。”發改委規劃司有關負責人說。

  根據《重點任務》,今年還將深化“人地錢挂鉤”等配套政策。在安排中央和省級財政轉移支付時,更多考慮農業轉移人口落戶數量,2019年繼續安排中央財政獎勵資金支持落戶較多地區。在安排城鎮新增建設用地規模時,進一步增加上年度農業轉移人口落戶數量的權重,探索落戶城鎮的農村貧困人口在原籍宅基地復墾騰退的建設用地指標由輸入地使用。完善財政性建設資金對吸納貧困人口較多城市基礎設施投資的補助機制。

  推動1億非戶籍人口在城市落戶,培育發展現代化都市圈。那麼這些現代化都市圈誰來建?《重點任務》指出,鼓勵社會資本參與都市圈建設與運營。在符合土地用途管制前提下,允許都市圈內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挂鉤節余指標跨地區調劑。

  大城市更吸引人了,中小城市和農村怎麼辦?

  推動大中小城市協調發展,增強鄉村教師、基層醫務人員崗位吸引力

  《重點任務》明確指出,要推動大中小城市協調發展。

  “在大中小城市發展的優先序上,要特別注重不同規模層級城市的協調發展,偏重哪一個都不行,尤其是不能把眼睛隻盯在大城市,要更多關注中小城市的發展。”發改委規劃司有關負責人介紹。

  超特大城市不能再繼續“攤大餅”。超大特大城市要立足城市功能定位、防止無序蔓延,合理疏解中心城區非核心功能,推動產業和人口向一小時交通圈地區擴散。

  大城市重在提高精細化管理水平,增強要素集聚、高端服務和科技創新能力,發揮規模效應和輻射帶動作用。

  中小城市發展要分類施策:潛力型中小城市要提高產業支撐能力、公共服務品質,促進人口就地就近城鎮化﹔收縮型中小城市要瘦身強體,嚴控增量、盤活存量,引導人口和公共資源向城區集中﹔穩步增設一批中小城市,落實非縣級政府駐地特大鎮設市。

  同時,調整優化教育醫療資源布局,新設立和搬遷轉移職業院校原則上優先布局在中小城市,將更多三級醫院布局在中小城市,支持大城市知名三級醫院在中小城市設立分支機構,支持大城市知名中小學對中小城市學校進行對口幫扶支教。

  小城鎮要強化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補短板,提高服務鎮區居民和周邊農村的能力。

  城市協同發展的同時,如何縮小城鄉差距?

  看硬件,《重點任務》提出,統籌布局道路、供水、供電、信息、物流等設施,2019年完成新改建農村公路20萬公裡。

  看軟件,今年將鼓勵省級政府建立統籌規劃、統一選拔的鄉村教師補充機制,通過穩步提高待遇等措施增強鄉村教師崗位吸引力。增加基層醫務人員崗位吸引力,鼓勵縣醫院與鄉鎮衛生院建立縣域醫共體,鼓勵城市大醫院與縣醫院建立對口幫扶、巡回醫療和遠程醫療機制。

(責編:王博、鄧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