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重點區域降塵量將實施考核

今年起降塵監測覆蓋京津冀、汾渭平原和長三角地區﹔專家表示,降塵治理可實現PM10、PM2.5雙下降

2019年04月02日09:09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三大重點區域降塵量將實施考核

你知道北京1個月內落下多少塵土嗎?最新數據顯示,1平方公裡最多達6.2噸。

家在北方的人們深有體會,幾日不打掃,便滿屋灰塵。

降塵,是一個城市清潔度的標志。不僅影響老百姓的生活,還直接影響空氣質量。從去年12月開始,生態環境部首次向社會發布京津冀大氣污染傳輸通道“2+26”城市降塵量數據,至近日,共發布4期。山西太原市連續4次排名墊底,被稱為“最土”城市。

監測治理降塵,體現了城市精細化管理,也意味著大氣污染物監測體系日趨完善。

今年起,汾渭平原和長三角地區將正式開展降塵監測,至此,藍天保衛戰三大重點區域實現降塵監測全覆蓋。今后,三大區域降塵量將實施考核。

降塵是城市清潔度的標志

●降塵,是指在空氣環境條件下,靠重力自然沉降的顆粒物,其粒徑多在10微米以上。

●降塵量為單位面積上單位時間內從大氣中沉降的顆粒物的質量,單位是噸/月·平方公裡。

●由計量單位可見,降塵不可小覷,它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空氣質量狀況,也體現著一個城市的潔淨程度和精細化管理水平。

●通俗而言,窗台上落的灰塵,就是一個城市降塵量的具體表現。

太原蟬聯“最土”城市

自從去年12月生態環境部首次公布京津冀區域降塵監測數據,截至目前,共發布了4期,4個月中,山西陽泉降塵量持續不達標,太原市降塵量持續最大,蟬聯“最土”城市。

2018年10月

開封、濮陽、菏澤、聊城、陽泉和太原市等6個城市降塵量大於9.0噸/月·平方公裡,其中,太原市降塵量最大,達15.0噸/月·平方公裡。

2018年11月

不達標的城市從6個減少到2個,陽泉和太原市等2個城市降塵量大於9.0噸/月·平方公裡,其中太原市降塵量最大,達11.9噸/月·平方公裡。

2018年12月

濮陽、鶴壁、陽泉和太原市等4個城市降塵量大於9.0噸/月·平方公裡,其中降塵量最大的依舊為太原市,為18.5噸/月·平方公裡。

2019年1月

陽泉和太原市等2個城市降塵量大於9.0噸/月·平方公裡,其中太原市降塵量最大,為17.9噸/月·平方公裡,連續4次成為降塵量最大城市。

爭議

為何關注降塵曾有人質疑

目前針對PM2.5、PM10等幾項主要污染物都有常規監測,為什麼還要關注降塵,長期以來存在爭議。

曾有人疑問,如今導致空氣轉差的罪魁禍首是PM2.5,這類細顆粒物對人體健康影響更大。監測治理粗顆粒物,意義有多大?

其實降塵來自於生產生活的方方面面。環保專家彭應登介紹,工業粉塵比如煤堆作業,工礦企業比如鋼鐵廠料堆、石灰堆,還有城市裡面的垃圾堆,施工現場的揚塵以及裸露土壤地表吹起的塵土,都可以帶來大量落塵。

他舉例說,降塵是對城市清潔度的考核和標志。去往一個城市,干不干淨,首先看落塵,看看窗戶、窗台或者汽車的玻璃表面,土多不多。“歐美國家的車窗一般沒有落塵,白襯衫穿一個禮拜也不會黑,這都是特別直觀的印象。”

北方的人們深有體會,一輛卡車呼嘯而過,背后跟著一條“灰色尾巴”。因為地表沉降了不少塵土,風起或車過,就揚灰。

降塵的多少跟塵源相關。中國監測總站大氣室高級工程師程麟鈞介紹,比如北方,由於土地的植被量較少,濕度低,風干物燥,因此塵源更為豐富,這屬於先天的因素。

其次,從城市治理的角度來講,后天的降塵治理也很重要。

塵對空氣質量的影響其實已經明確。2018年5月14日,北京市發布了新一輪的細顆粒物(PM2.5)來源解析最新研究成果。其中,本地PM2.5的產生中16%來自揚塵,是排在移動源(45%)之后的第二大來源。

意義

可實現PM10、PM2.5雙下降

今年3月全國兩會記者會上,生態環境部部長李干杰介紹,2017年,大氣重污染成因與治理攻關項目正式設立,預期到今年年底研究工作全部結束。項目集中了全國近兩千名一線專家,包括很多院士均參與研究。

李干杰說,目前項目取得了階段性成果,包括大家最為關注的大氣重污染成因。大氣重污染成因及來源主要包括污染排放、氣象條件以及區域傳輸三大方面。其中,污染排放是主因和內因,經過專家研究,在污染排放中有四大主要來源,即工業、燃煤、機動車和揚塵,佔比達到90%以上。

實際上,控制揚塵,也可以同步控制PM2.5等細顆粒物,一舉兩得。

彭應登介紹,在粗顆粒物中,PM10大約佔有10%-15%,PM2.5大概佔有5%以內。以往人們在治理PM2.5過程中發現,PM10的降幅較低,下一步的重點任務,就是通過治理降塵,來帶動PM10的同步下降。也就是說,控制好降塵量,也有利於大氣污染治理。

程麟鈞也認同這種觀點。在她看來,雖不像PM2.5對人體健康影響較大,降塵屬於大顆粒物,肉眼可見,從老百姓切身感受來說,對生活的影響很大。“天氣再好,如果不收拾,哪裡都是一層灰。”

程麟鈞說,對空氣環境的治理,除了深度上的拓展,還應該全方位多角度覆蓋。不能忽略粗顆粒物的監測監管,這樣不全面,也不科學。

考核

平均降塵量不得高於9噸/月·平方公裡

實際上,早在2017年5月,針對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26”城市328個區縣,中國環境監測總站已全面展開降塵監測工作。

2017年6月起,生態環境部每月都會以內部通報的形式把這些數據反饋給地方。

“地方非常在意這些數據,一些監測結果不好的地方還會到監測總站來復核數據,找出問題,回去制定相應的對策。這反映了地方提升精細化管理水平的決心,也體現了環境監測對城市環境管理的積極促進作用。”中國環境監測總站監測處相關負責人說。

“雖然塵是可沉降的,對人體傷害沒有那麼大,但降塵量對城市管理的意義非常重要。”該負責人介紹,降塵是地表與大氣系統物質交換的一種形式,對降塵量進行監測有重要的環境指征意義。

“我們之前對環境空氣中顆粒物的監測主要集中在粒徑10微米以下的細顆粒物,降塵監測的增加,是對整個顆粒物監測體系的一個有力補充。”

他認為,降塵量與工地、道路、堆場等塵源的對應關系非常明確,城市揚塵管理得怎麼樣,會直接反映到降塵量的多少上。監測並發布這些數據,對城市精細化管理程度的提升很有幫助。“從我們已有的數據可以得出初步結論,大部分時候降塵量和PM10的變化趨勢是一致的。”

去年底開始,生態環境部正式向社會發布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26”城市降塵量數據,這位負責人表示,此舉是為了進一步加強環境監測對城市環境管理的推動,促進城市環境管理對監測數據進行反饋,同時對社會對公眾進一步公開共享監測數據,滿足公眾的知情權。

程麟鈞說,最初我們只是內部通報,經過一段時間的運行,確保體系穩定以及數據准確后,才決定對外發布。

去年夏天,作為秋冬季大氣治理的路線圖——《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018-2019年秋冬季大氣污染綜合治理攻堅行動方案》發布,其中,揚塵治理成為重點措施之一。該方案要求,要加強揚塵綜合治理。嚴格降塵考核,各城市平均降塵量不得高於9噸/月·平方公裡。

攻堅

多地“以克論淨”治理降塵

為了治理降塵,不少城市已開始行動。

今年起,山西決定學習借鑒河北等省先進經驗,按照“以克論淨”的標准狠抓揚塵治理。

從今年2月1日起,太原正式啟動降塵污染防治攻堅行動,對全市范圍內各類建筑、道路、拆遷、綠化、水利等施工工地,渣土運輸重點路段、渣土場、裸露地面、城鄉接合部道路以及工業企業的物料堆場開展全面整治,並著力源頭控制,打好工業企業、裸露地面、城鄉接合部道路、建筑垃圾渣土、拆遷和土方作業、渣土消納場及道路6個專項整治攻堅戰。

此次攻堅行動將持續至6月30日,使降塵量明顯減少,PM10濃度明顯降低。

為進一步強化揚塵源頭管控和執法,減少揚塵排放污染,河北省《施工場地揚塵排放標准》昨日正式實施。該《標准》的制定與實施,將為監督管理部門貫徹執行河北省人大常委會的《關於加強揚塵污染防治的決定》中的有關規定,加強對揚塵排放嚴格執法提供標准依據。該《決定》明確提出,“建設單位未按照本規定實現揚塵污染物達標排放的,由監督管理部門責令改正,處一萬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款。”

據報道,在安徽,淮南市已開展“以克論淨、量化考核”試點工作,試點的道路為10條,涉及全市每個縣區。

據悉,“以克論淨”是一種精細化城市保潔理念,通過機械全程清掃和人工不間斷保潔,嚴格責任區域、責任管理和責任考核,隨機從各區域劃出1平方米,將塵土收集起來進行稱重。

在試點期間,城區快車道每平方米浮塵不超過5克、城區慢車道每平方米浮塵不超過10克、城區人行道每平方米浮塵不超過15克、垃圾滯留時間不超過10分鐘,逐步提高。

樣本

通報降塵量以來北京每次都穩步達標

為了降低降塵量,北京治理揚塵的成效有目共睹。自生態環境部首次通報降塵量以來,北京每次都穩定達標,且降塵量在波動中下降,平均值從去年10月的6.2噸/月·平方公裡,降至今年1月的3.9噸/月·平方公裡。

“開春兒后那飛絮和灰塵,掃把掃到這兒又吹到那兒,壓根兒不好使。”說起如何清潔大馬路尤其是背街小巷,海澱區學院路街道城市運行中心主任竇學國有些頭疼,“尤其是磚縫裡的臟東西,完全掃不出來!”

不過,最近竇學國有了好幫手,讓街道以前的“大掃帚時代”一去不復返。

近日,學院路街道配備了6台小型新能源機掃車,不僅能靈活穿梭於人行道、非機動車道等小空間,還可以“掃、吸、洗”一體機械化作業。

這種小型車下方配有吸塵裝置,可將清掃到的垃圾直接吸入車中,即掃即清。清掃的同時會噴水,從而起到抑塵作用,防止因清掃而引起的二次揚塵。

以前,清掃一段50米長的人行道,清潔工人需要拿大掃帚不停清掃,不僅費力,遇上大風天氣還需要返工。如今,有了這種小型新能源機掃車,不僅大大節約了工作時間和人力,還可以將道路清掃得更干淨。

“以前掃把一掃,塵土飛揚。現在車直接把塵吸走,提高了效率。我們都把局部的塵土減少了,整個北京就干淨了。”竇學國說。

除了這6台小型新能源機掃車,學院路街道還配備了3台新能源洒水車和1台新能源多功能洗掃車,實現街道自管道路80%以上的機械化操作。未來,學院路街道將爭取在兩個月內實現街道自管道路100%機械化清掃。

2018年,整個海澱區降塵量為6.8噸/月·平方公裡,潔淨度位列全市第5,城六區最優。

海澱區生態環境局大氣科科長羅洪學介紹,海澱從2015年起率先將降塵監測細化到全區29個街鎮。2018年按照全市統一要求又新建了70處TSP(粗顆粒物)監測點位。

有了監測就有了底數。海澱區大氣辦每月匯總生態環境、住建、城市管理、城管監察、園林、水務等部門降塵量及粗顆粒物排名,以及工地巡查、道路遺撒等相關數據信息,並對各街鎮綜合排名通報。

“大家對降塵的關注,是城市進步的體現。”羅洪學認為,以前是粗放型的生產經營建設方式,隨著城市和社會發展,推進揚塵精細化管控治理,體現了城市的精細化管理水平。

約談

環保部門定期通報街鎮排名

除了各區主動作為,在揚塵監管上,環保部門也在精准發力,壓實屬地責任。

去年10月開始,北京環境部門開始對外發布各區降塵量排名。今年開始,每半月通報各街鄉鎮大氣粗顆粒物排名。

今年3月20日最新一次排名中,北京全市大氣粗顆粒物濃度最高的30個鄉鎮(街道)主要分布在南部地區,涉及房山、大興、豐台、通州4個區。

北京市生態環境局局長陳添向新京報記者表示,北京的大氣治理正在向精細化邁進。PM10等粗顆粒物是局部的問題,每個人都把門口打掃干淨了,這就是精細化管理。通報街鄉鎮排名,就是為了讓社會公眾一起監督,共同推進城市的管理水平。

針對排名靠后的,還將啟動約談機制。

2017年夏天,原北京市環保局印發《北京市環境保護局約談暫行辦法》規定,未完成或難以完成國家和北京下達的大氣、水、土壤污染防治和污染物總量控制等目標任務等情形下,市級環境保護部門可以約談。

據記者不完全統計,早在2009年,環保部門曾聯合其他部門因環境不達標等問題約談過相關企業。2017年,因水污染防治考核不合格,大興和平谷兩區被約談。

不過,主要因揚塵問題突出約談相關街道、鄉鎮,去年是首次。

2018年5月17日,原北京市環保局對西城區什剎海街道,朝陽區左家庄街道,海澱區花園路街道,豐台區盧溝橋鄉,石景山區魯谷社區,房山區閻村鎮、石樓鎮,通州區梨園鎮,大興區禮賢鎮,延慶區康庄鎮等10個鄉鎮(街道)進行了集中約談。

這10個鄉鎮(街道)被約談,主要因為部分鄉鎮(街道)的大氣污染防治工作仍然存在落實不到位的情況,尤其是在揚塵污染管控等方面,距精細化管理要求還有較大差距。

“現場檢查發現,被約談鄉鎮(街道)基本都存在施工揚塵管控不到位,裸地覆蓋不完全等問題。”原環保局在通報中說,並要求被約談鄉鎮(街道)15日內制定整改方案,報北京市環境保護局,抄報區政府,2個月內報送整改報告。

約談現場,有相關負責人表示“驚訝”,還有人表示,照單全收,“希望下次不再被約談。”

2018年10月22日,原北京市環境保護局對朝陽區金盞鄉,海澱區西北旺鎮,豐台區長辛店鎮,房山區城關街道、大石窩鎮,昌平區馬池口鎮、百善鎮、南邵鎮,密雲區密雲鎮等9個街道辦事處、鄉鎮政府主要領導進行了集中約談。

這次約談,主要是針對生態環境部強化督查組進駐北京后移交的問題進行。從移交北京的問題看,揚塵污染及工業企業污染問題比較突出。在這次約談中,原北京市環保局直接點名了多個點位揚塵污染管控不嚴。

今年1月11日,北京市生態環境局對朝陽區十八裡店地區、房山區拱辰街道、通州區永樂店鎮、順義區后沙峪鎮、大興區禮賢鎮和採育鎮、密雲區密雲鎮等7個街道辦事處、鄉鎮政府主要負責人進行了集中約談。

在這一輪約談中,揚塵污染問題成為唯一原因。這7個區域,在2018年12月份揚塵污染管控專項監督行動中問題多發。

根據《關於全面加強生態環境保護堅決打好北京市污染防治攻堅戰的意見》,至2020年,北京各區降塵量要下降30%。

進展

PM1研究性監測正在開展

經過治理,很多城市降塵量明顯下降。

今年1月,北京平均降塵量同比下降4.9%。天津市生態環境監測中心的數據顯示,2010年,天津全市平均降塵量為10.59噸/月·平方公裡,2011年為10.63噸/月·平方公裡,去年10月,月均值已經降至6.8噸/月·平方公裡,進步明顯。

2018年,河北全省降塵量總體下降明顯,2018年11月份全省設區市降塵量全部達到省定9噸/月·平方公裡的目標要求,全年PM10濃度為104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11.1%。

中國環境監測總站介紹,關於降塵監測,目前已有完善的工作方案,包括監測點位的選取原則、監測的頻次周期、樣品的採集與運輸、實驗室分析流程等等,均做了詳細要求。

另外,開發了專門的降塵監測管理系統,對整個監測流程進行全過程管理與監控,確保整個監測工作全程可控。

據悉,目前不少具備條件的城市已主動開展降塵監測並通報排名。

去年7月,《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計劃》發布。其中提出,要加強揚塵綜合治理,並實施重點區域降塵考核。京津冀及周邊地區、汾渭平原各市平均降塵量不得高於9噸/月·平方公裡﹔長三角地區不得高於5噸/月·平方公裡,其中蘇北、皖北不得高於7噸/月·平方公裡。

中國環境監測總站相關負責人介紹,2019年2月起,汾渭平原11城市129個區縣、長三角地區41城市306個區縣將正式開展降塵監測工作。至此,藍天保衛戰三大重點區域降塵監測實現全覆蓋。

彭應登說,對降塵的監測監管,是對顆粒物監測向廣度擴展。治理降塵等粗顆粒物需要全社會的努力,涉及很多部門,也涉及我們每一個人。每個人都打掃好自家門前,整個城市就干淨了。這不僅需要政府制度化的政策,更需要整個城市環境意識的提高,反映了城市的文明程度。

相比發達國家,我國降塵治理仍存短板。監測全覆蓋,是邁出的重要一步。

“經過大力度的PM2.5細顆粒物治理,目前成效明顯。我們就開始查缺補漏,在廣度上補充完善。大顆粒物對生產生活影響明顯,不能忽略。”程麟鈞說。

她介紹,除了粗顆粒物,目前針對比PM2.5更細的顆粒物例如PM1,環境部門也在開展研究性的監測,這讓我們在大氣治理過程中,更為主動。(新京報記者 鄧琦)

(責編:鄧楠、雷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