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結婚”鬧劇凸顯身份証管理漏洞

史奉楚

2019年01月21日14:29  來源:齊魯晚報
 
原標題:“被結婚”鬧劇凸顯身份証管理漏洞

  近日,24歲的廣西姑娘梁鈺娟被扎扎實實地愚弄了一次。去年10月底,梁鈺娟收到了一張來自河南安陽的法院傳票,有人竟跟她“離婚”。而讓她哭笑不得的是,這個姑娘從來都沒去過河南,且至今還沒有結婚。據梁鈺娟稱,其2016年曾丟失身份証、戶口本,已報警並進行登報聲明。而起訴梁鈺娟的男子則稱自己被騙婚,“梁鈺娟”持身份証與其結婚后攜7萬元彩禮失蹤。

  這是一起典型的基於身份証冒用的“被結婚”事件。梁鈺娟的“被結婚”與民政部門的審核不嚴不無關系。但在某種意義上說,民政部門也是受害者。在簡政放權和登記結婚背景下,婚姻登記人員履行的是書面審查職責,即隻要有人持身份証、戶口本等証件,達到結婚年齡,即應為其辦理登記,不宜通過盤問“祖宗十八代”和“七大姑八大姨”方式來杜絕冒名現象。而且,人的相貌會在數年間發生較大變化,身份証上照片與本人相差較大實屬正常,加之正常情況下應推定持身份証者為其本人,登記人員更不宜以人証不一為由“卡著”不辦。

  出現此類現象的關鍵因素在於,部門間的信息壁壘以及身份証的不夠“智能”,讓不法分子有了冒用他人身份的空間。據報道,梁鈺娟在身份証丟失后立即登報聲明作廢並補辦新証,但該挂失補辦程序似乎毫無作用,根本無法阻擋他人的冒用。這不能不說身份証聯網核查機制和信息共享體系存在重大缺陷。

  身份証的重要作用無需強調,相關部門對身份証件的管理水平事關公眾切身利益及社會治理水平。無法真正注銷丟失的身份証,導致銀行、通信、工商、民政等需要實名登記或查驗身份証的單位不能及時獲取相關身份証件是否被挂失這一動態信息。身份証並未因挂失而失效,而依然被當作有效証件被不法分子收集、販賣、冒用。

  因而,身份証理當融入更多科技含量,如借鑒銀行卡模式,做到挂失、注銷立即生效——銀行卡被挂失、注銷后,在任何一家銀行、ATM機、POS機、電商平台上均無法使用。相關部門可依托全國人口信息管理系統,將身份証制成類似銀行卡的芯片卡,融合個人基本信息,實現全國聯網以及與民政、金融等部門間聯網。且嚴格管控可讀取身份証的部門和器械,非經特殊程序、特殊器械無法讀取。這樣的話,身份証挂失、注銷后,就可通過管理系統讓原身份証失去效力,信息無法讀取。還可設置“報警”程序,一旦他人使用被挂失的身份証,讀卡器械就發出警示,讓竊用、冒用者現形。

  總之,應充分借鑒各種先進管理方式與現代技術手段,不斷提升身份証管理的智能化水平,讓人們真正掌控身份証及承載的個人信息,不再出現“被結婚”“被貸款”“被犯罪”之類的鬧劇。

(責編:谷妍、鄧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