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象工程”不能總等著住建部去發現

殷國安

2019年01月21日14:29  來源:齊魯晚報
 
原標題:“形象工程”不能總等著住建部去發現

  最近,國家級貧困縣甘肅榆中因斥巨資“造景”“造門”,被住房和城鄉建設部通報。通報指出,榆中縣在棲雲北路與312國道交會處和棲雲北路入城口處(間距不到500米)建設兩座秦漢仿古城門、一座大型雕塑以及兩個遠離居住區的景觀廣場,投入資金6200萬元。榆中縣屬於國家級貧困縣,沒有將有限的財力優先用於民生改善,而是舉債在城市出入口“造景”“造門”,盲目立項、搞“形象工程”。

  一個國家級貧困縣,竟然花6200萬元在國道出口處大搞“形象工程”。要知道,這些錢更應花在更具有現實意義的民生方面才是。在這個意義上,住建部叫停並發出通報,確實值得點贊。

  不過,點贊的同時,大家也有一些困惑:如果不是住建部發現,這樣的“形象工程”能夠被曝光、被叫停嗎?2018年9月至11月,住建部對全國城市出入口景觀建設項目進行了專項調查,調查發現甘肅省榆中縣北入口環境整治項目、陝西省韓城市西禹高速韓城出入口景觀提升工程存在脫離實際搞“政績工程”“形象工程”問題。如果不是住建部主動調查,這些“形象工程”恐怕非但不會被發現、叫停,甚至還會作為一項顯赫的“政績”,給地方官員裝面子、撐門面呢。

  不少人禁不住追問,在住建部調查之前,這樣的“形象工程”是怎麼上馬的?這些佔用大量耕地、投資數千萬的建設項目,有沒有經過合法的審批程序?這麼大的項目上馬,地方經歷了怎樣的決策過程?有沒有嚴格遵守專家論証、征求群眾意見、相關部門審議等法定程序?如果經過了這些程序,決策者難道不需要承擔責任嗎?而不管是如何決策的,從工程上馬直到主體工程建成,這麼長的時間裡難道市裡、省裡的領導都不知道?如果這樣的問題都等中央政府去發現和查處,地方各級政府應盡職責何在?由此,住建部發現形象工程之后,需要追查地方政府的監管之責。

  住建部發現“形象工程”必然存在一定的滯后性。此次通報提及的榆中秦漢仿古城門分為南北兩座,分別於2017年6月和5月完成主體建設。這就是說,盡管提出叫停、整改,但工程已經完工,6200萬元已經花掉了。韓城市在西禹高速韓城出入口景觀提升工程建設中,建設超大體量的假山跌瀑、人造水系及亮化工程,總投資更達到1.9億元。對此,住建部的通報嚴厲之余也很有些無奈——“甘肅、陝西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要督促榆中縣、韓城市人民政府針對調查中發現的問題,深入查找原因,能採取補救措施的,要及時整改到位﹔已成為事實且造成損失的,要認真反思、舉一反三,做出深刻檢查,堅決杜絕此類脫離實際、脫離群眾的‘政績工程’‘形象工程’再度發生。”“形象工程”已然“竣工”,所謂整改已經來不及了。

  省市政府能及時發現和叫停縣級“形象工程”,才可以避免造成無法挽回的損失。治理地方“形象工程”,由中央政府來發現問題是最后的一招,省市政府能及時發現和叫停縣級“形象工程”,才可以避免造成無法挽回的損失。當務之急顯然在於,監管前移,在動議、規劃、審批、建設等相關環節為“形象工程”把好關。這就需要明確地方各級政府的監管責任,同時從制度上管住權力任性的手腳,讓搞“形象工程”的官員辦不了審批手續,用不了地,拿不到錢。

(責編:谷妍、鄧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