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銅川市耀州區照金村——

老區村庄變景區 生產生活變了樣(總書記的深情牽挂——來自貧困鄉村的精准脫貧故事)

記者 張丹華

2019年01月18日06:1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老區村庄變景區 生產生活變了樣(總書記的深情牽挂——來自貧困鄉村的精准脫貧故事)

  村黨支部和村委會的干部團結一心,把鄉親們的事情辦好。

  ——習近平

  照金村的變化,以日計。

  2018年12月16日,照金村集團董事會商談楊柳坪觀光農場開發事宜﹔12月17日,社區工廠二樓開始封頂……陝西省銅川市耀州區照金鎮照金村,黨支部書記南民政的工作日志上,清楚地記錄著每天的重要事項。

  2015年2月14日,習近平總書記在照金村考察時,希望村黨支部和村委會的干部團結一心,把鄉親們的事情辦好。這個革命老區的村庄,由此夜以繼日,加速走上蝶變之路。

  景區就業崗位多

  “過去鎮裡見面打招呼都問吃飯沒,現在見面都問上班沒”

  看到銅川市照金村集團招聘公告時,西安青年衛振哲還是第一次聽說照金村。他上網查了一下:上世紀30年代初,劉志丹、謝子長、習仲勛等老一輩革命家在這裡開展革命活動,組建了中國工農紅軍第二十六軍,成立了陝甘邊特委和陝甘邊革命委員會,創建了以照金為中心的陝甘邊革命根據地。

  衛振哲決定到照金走一趟。那是2012年的秋天時節,山水形勝、莽原丹霞,日照錦衣、遍地似金,衛振哲沒想到銅川這樣一個資源型城市,還有這麼美的地方。

  那時,恰逢照金紅色旅游名鎮開發建設項目啟動。擁有千余人口的照金村是鎮政府所在地,也是重點開發區。村裡大力發展集體經濟,照金村集團應運而生,公司股東為照金村村委會和村民。一番了解后,大學畢業后一直在大城市打拼的衛振哲決定留下來,成為照金村集團的一名宣傳干事。

  “2013年,土生土長的照金村姑娘王小萍看到家鄉日新月異的變化后,決定回家鄉工作。與她同期而來的,還有其他60多位大學生。”這位走進衛振哲筆下的美麗姑娘,也走進了他的心裡。

  當年那個青澀的小伙子衛振哲,如今已是照金村集團的副總經理。而王小萍則從一名講解員升任為景區服務中心主管。

  “不過,我還是不如我媳婦兒,人家可是股東啊。”衛振哲說,照金村集團已經連續6年為村民分紅,分紅比例從最初股本金的10%上升到了12%。

  照金村集團還負責景區管理業務,為村民提供旅游服務、物業管理、安保環衛等方面的就業崗位,帶動照金村683人就業,其中安置貧困戶66戶98人。

  “這幾年,照金變化非常大。過去鎮裡見面打招呼都問吃飯沒,現在見面都問上班沒。”南民政難掩喜悅,“群眾確實得到了實惠,村民的年人均純收入大幅度增長。”

  村裡娃讀上了好學校

  “咱村裡的學校跟城裡的差別也不大了,再不用糾結要不要給娃轉學了”

  習近平總書記在照金村考察時,曾詢問村裡的孩子上學方不方便、還有什麼困難。“我們村裡不但有小學,而且學校還很不錯。”老師張麗媛很自豪。

  2012年之前,照金村的紅軍小學除了幾台辦公用電腦外,沒有什麼先進教學設備,一支粉筆一塊黑板就是教學設備。學生宿舍沒有暖氣,還四處漏風。

  照金鎮啟動開發建設,將學校重建納入規劃。2013年紅色小鎮建成以后,學校面貌也煥然一新。每個教室都配備了先進的電子白板,老師人手一台電腦。教師住上了周轉房,孩子們冬季也能在供暖的教室、宿舍裡生活學習。

  “硬件完善之后,學校將精力集中在提高教學質量上。體育音樂美術老師2018年配齊了,而且基本都是本科生。學校被評為銅川市規范化管理學校。”照金鎮教育專干喬新峰說,學校還成立了合唱團和美術、科技、足球、計算機、舞蹈、英語等8個學生社團。

  “學校有了興趣班,我娃一下報了3個。他每周都去陝甘邊革命根據地照金紀念館,為游客義務講解。咱村裡的學校跟城裡的差別也不大了,再不用糾結要不要給娃轉學了。”四年級學生張阿敏的父親說。

  好日子要一直過下去

  “不僅要帶著村民脫貧,更要帶著他們奔小康”

  走進照金村委會大廳,習近平總書記和曾世德握手的照片挂在牆上。這位有著45年黨齡的老黨員最愛看新聞。

  1992年,家裡買了一台14英寸的黑白電視機,《新聞聯播》每晚必看﹔2004年,家裡換了29英寸的大彩電﹔2017年,家裡又添置了一台55英寸的液晶電視。“可還是不夠啊,兒子兒媳要看電視劇,孫子要看動畫片,我還要看新聞嘞。”曾世德索性又買了一台電視機放進自己臥室,“日子好了,不差這幾千塊錢。”

  一家人過去住在3間自建的瓦房裡,2013年村上統一安置,他和兒子兒媳、兩個孫子分到了一套120平方米的樓房,自來水、天然氣、暖氣都用上了。安置小區按照景區風格設計,五層小樓,紅牆白頂。

  村民劉三平記得,2018年10月21日,自己領到了新家的鑰匙。搬進新房之前,一家四口擠在一間彩鋼房中,月租200元,一住就是幾年。為了取暖做飯,雪天也要到屋外搬柴草。住進新房,劉三平自己隻花了不到3萬元。“這是黨和政府拽了我們一把,剩下的要靠自己。現在不擔心房子了,更有信心讓家人過上好日子。”

  2018年4月,照金村和隔壁的耀嶺村合並成為新的照金村。全村有472戶1757人,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110戶363人,貧困發生率達23%。因為多數貧困戶沒有安全住房,照金村戴上了貧困村的帽子。

  “不過沒關系,110戶中有79戶254人可享受易地搬遷扶貧政策,目前31戶108人已領鑰匙,剩下的48戶146人很快就能拿到鑰匙。這鑰匙一交,貧困戶都有了安全住房,照金村脫貧摘帽就很有把握了。”南民政說。

  這位63歲老支書的夢想可不止於此。最近,他每天都要去監督社區工廠的建設進度。到2019年3月建成投用后,江蘇東台市的一家藤條編織企業會來這裡培訓村民,一天能賺150元。編織出來的桌子、椅子等家具,直接由廠家運走,出口海外。

  2018年換屆選舉,南民政再次當選村黨支部書記。“不僅要帶著村民脫貧,更要帶著他們奔小康。”

  延伸閱讀

  黨的十八大以來,陝西省認真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扶貧工作的重要論述,始終把脫貧攻堅作為頭等大事和第一民生工程,作為必須完成的重大政治任務,凝心聚力打好精准脫貧攻堅戰。持續強化黨政一把手負總責的責任制,夯實五級書記抓脫貧的政治責任,落實好精准方略,提高脫貧質量。健全江蘇陝西扶貧協作機制,完善國企幫扶“合力團”、校地幫扶“雙百工程”等幫扶體系,構建各方支持參與的大扶貧格局。深化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積極發展農業產業化經營聯合體,健全利益聯結機制,多渠道增加貧困群眾收入。下大力氣解決好教育、醫療、社保、住房等群眾最關心最直接最現實的利益問題,提升貧困地區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保障水平,織密織牢貧困群眾保障網。

(責編:任志慧、鄧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