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有井水處,皆聽單田芳” 那位會說故事的評書藝術家去世了

2018年09月12日06:23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那位會說故事的評書藝術家去世了

  “人生在世天天天,日月如梭年年年,富貴之家有有有,貧困之人寒寒寒”,一聽到這幾句話,許多資深評書迷耳畔立馬響起了單田芳那沙啞、有勁的嗓音。 “凡有井水處,皆聽單田芳”,今天下午3點30分,評書藝術家單田芳因病在北京中日友好醫院去世,享年84歲。記者了解到,告別儀式將於9月15日上午在北京八寶山殯儀館舉行。

  單田芳是我國著名的評書大師,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一生留下諸多膾炙人口的評書作品,如《三俠五義》《白眉大俠》《童林傳》《隋唐演義》《亂世梟雄》《水滸外傳》等,開創了評書走向市場的先河。晚年單田芳依然堅持錄書,還曾在一次公開活動中說“沒想到我不能說話,要死的人了,還能錄出書來,那種感覺可想而知”,“能作貢獻我就盡量作貢獻。”

  1934年12月17日,單田芳出生於營口市的一個曲藝世家,父母親戚都是地地道道的“門裡人”,單田芳曾形容家庭環境的影響:“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龍王爺的兒子沒有不會水的。天天聽,天天看,我也受熏陶了。” 但單田芳少年時代琢磨最多的是怎麼跳出說書的行當,一心想跨進大學校門。

  單田芳18歲時,命運變故接踵而至,父親入獄,母親改嫁,剛考上東北工學院的單田芳因病入院,動了3次手術,耽誤了半年多時間,后來不得不終止學業,拜李慶海為師,正式說書。雖然少年時發誓不走說書路,但命運還是將單田芳“送回”該行當。單田芳回憶這段經歷時曾說:“我從來就沒悔恨過,說我再改行干別的,沒有了。一條道走到黑,我要終身為這個事業奮斗,一直奮斗到今天。”

  單田芳1955年進鞍山曲藝團,1956年首次登台表演,所說的第一部書是《大明英烈》。青年時代,單田芳遭遇“文革”,當時評書徹底取消了,他被迫告別評壇。改革開放后,人到中年的單田芳,事業逐步走向輝煌巔峰。上世紀90年代單田芳退休搬到北京,自己在家錄書。全國四百多家電台都等著他的錄音送去——電台都有“單田芳書場”,聽眾日均超過一億。

  據統計,單田芳共錄制廣播和電視評書110部,計1.2萬余集,聞名全國,被譽為“永不消逝的電波”。

  單田芳那通俗易懂的說書內容,以及頗有個性的嗓音,通過電台、電視和網絡傳遍大江南北,陪伴了從30后到90后的幾代中國評書迷。

  1995年,單田芳成立了北京單田芳文化傳播有限公司。2007年1月26日,單田芳宣布收山,《老店風雲》是他的收山之作。2011年,他出版了自傳《言歸正傳:單田芳說單田芳》。2012年,他在第七屆中國曲藝牡丹獎頒獎典禮上獲得終身成就獎。

  得知今天老先生去世的消息,許多網友在微博、朋友圈分享自己聽單田芳評書的美好回憶。一位網友說:“關於大師的記憶,是剛到北京,坐出租上聽到的最多的聲音。隻要在北京經常坐出租,一定會聽到這個沙啞又有故事感的聲音,他應該是陪伴北京的哥和乘客最多的人。”

  與單田芳、田連元、袁闊成並稱為“當今評書四大家”的劉蘭芳,今天在悼念微博中寫道:“單田芳先生藝術精湛、特別勤奮,他把畢生的心血全用在了評書藝術上,創作播出了一百余部評書作品,對評書藝術作出了卓越貢獻,也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北京評書的傳承人,他的去世,是評書界的損失。”

  單田芳曾說:“我熱愛評書,評書不僅是我的職業,也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對於無數聽眾和觀眾而言,單田芳就是他們生命記憶的一部分。“要知詳情如何,且聽下回分解”,會講故事的單老先生辭世,再無下回分解。(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見習記者 沈杰群)

 

(責編:任志慧、鄧楠)

推薦閱讀

5000元/月“起征點”今后將動態調整 根據決定,修改后的個稅法從2019年1月1日起實施。為讓納稅人盡早享受減稅紅利,今年10月1日起,先將工資、薪金所得基本減除費用標准提高到每月5000元,並按新的稅率表計稅。個體工商戶等經營所得也適用新的稅率表。【詳細】

督查組暗訪:國家明令取消,米脂仍要檢測收費,如此“任性”為哪般? 國家已明令取消營運車輛二級維護強制性檢測,但米脂縣運管部門仍強制執行並且收費,還將其作為車輛年審的前置條件,且不得異地辦理。【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