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立“離婚冷靜期”讓法律有溫度

趙清源

2018年09月03日08:04  來源:山西晚報
 
原標題:設立“離婚冷靜期”讓法律有溫度

初次提交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的民法典各分編草案,首次將一些地方試點的設離婚“冷靜期”的做法,寫入法律草案。草案第845條規定:自婚姻登記機關收到離婚登記申請之日起一個月內,任何一方不願意離婚的,可以向婚姻登記機關撤回離婚申請。滿一個月后,雙方應當親自到婚姻登記機關申請發給離婚証﹔未申請的,視為撤回離婚登記申請。在之后的分組審議中,多位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就離婚“冷靜期”的入法展開討論,有委員建議將離婚冷靜期1個月的規定延長至3個月。

毋庸諱言,設立“離婚冷靜期”和不斷攀升的離婚率有著直接的關聯。根據民政部的數據,2018年一季度全國結婚登記301.7萬對,同比下降5.7%,而離婚登記卻達到97.4萬對,同比上升1.7%。更糟糕的是,離婚率已由2002年的0 .90‰逐漸攀升至2017年的3.2‰,離婚率已經連續15年上漲。然而,2017年結婚率為7.7‰,同比降低0.6個千分點,自2014年以來連續第4年下滑,也是降幅最大的一年。婚姻之於社會、之於國家,其重要程度不言而喻。而婚姻不穩定對社會、對國家害莫大焉。如何利用法律工具為婚姻護航,是立法者可以考慮也必須面對的問題。

在各種離婚原因中,沖動型離婚佔了很大比例。而設立冷靜期應主要針對危機婚姻中的沖動型離婚,尤其是有未成年子女的。曾任最高法審判委員會副部級專職委員的杜萬華說,未成年人違法犯罪百分之七八十都來自離異家庭。也就是說,設立冷靜期不是讓離婚變難,而是給離婚一個緩沖的余地,更是給孩子一份盡可能的保護,希望更多的夫妻能謹慎對待離婚。婚姻當事人之間不僅僅是感情問題,還有很多責任的問題,在強調離婚自由的同時,還必須要求當事人正確行使權利,承擔必要的特別是對家庭對未成年子女法定的責任和義務。

設立冷靜期是否有效?地方的司法實踐可以說明很多問題。今年3月,四川省資陽市安岳縣人民法院同民政局聯手設立家事糾紛協同化解工作室,對擬辦理登記離婚的夫妻,如調解中發現當事雙方屬沖動性離婚的,發出《離婚冷靜提示書》,給予雙方一定期限的“冷靜期”。如今,5個月過去,到期的約90%未再提出離婚。

有人認為,離婚冷靜期可能會影響來之不易的“離婚自由”,甚至可能成為法官故意拖延辦案的借口。要知道,婚姻自由是針對結婚的,離婚從來就沒有那麼自由。比如,在英國,婚姻要維系12個月才有離婚資格﹔在美國,離婚程序也變得越來越復雜,辦理離婚一般要花一年,所需的法律費用平均為1.5至2萬美元﹔韓國大法院則推出了“離婚熟慮制”,即法院不再會馬上接受離婚申請,而是讓夫妻考慮一段時間,這種“熟慮期”,有子女的夫妻為3個月,無子女的則為1個月。

當然,任何法律制度的設定都有其背景和前提,冷靜期也應當有一定的適用范圍,不能濫用,不能隨意擴大范圍,至少應當經過當事人雙方同意,不能違背其個人意願,法院更不能“一冷了之”,冷靜期內,司法部門要有所作為和跟進,同時婦聯、社工也要積極行動,一旦有惡性事件出現,如家暴、轉移財產、藏匿子女等情況,應立即終結冷靜期。

(責編:谷妍、鄧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