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貸暴力催債讓人膽戰心驚一些平台以幫助還款為名放高利貸

業內人士揭網貸中介清賬騙局

2018年07月06日15:37  來源:法制日報
 
原標題:業內人士揭網貸中介清賬騙局

“我是一名身負十幾萬元貸款的大學生,這是我2016年的信報,有點黑。”

這句話是肖明在2017年4月時對記者說的。他很坦白,自考上大學后就開始貸款,他已經從4家校園貸平台貸款。

一年多過去了,肖明終於在今年6月成功“上岸”(還清貸款之意——記者注)。最終的解決方式是向家人坦白,由家人幫助“上岸”。

在過去的一年中,肖明也曾嘗試過自己“上岸”,但到頭來卻發現越陷越深。

“現在針對很多急於‘上岸’的貸款者,尤其是校園貸的貸款學生,出現了一些幫助清賬的中介,在接觸之后,才發現坑越來越深。”肖明對記者說。

通過調查走訪,記者發現,目前網絡上一些名為幫助貸款者尤其是校園貸的學生借貸者清賬的中介,或許並非表面上的“善意”。

催債“十步曲”

6月4日,陝西西安,西北大學現代學院一已逝大四學生的家屬頻繁接到網貸平台的催債電話。

這名大學生於5月12日與家人失聯,5月17日,家人接到河北民警電話,稱孩子自殺身亡。5月18日,家人開始頻繁接到網貸平台的電話,“我說孩子都已經死了,對方回答‘那你把電話無線電拿到土裡面,讓你孩子接電話’”。

據孩子小姨張女士介紹,目前催債的金額並不多,有的幾千元,有的幾百元,自己家庭條件並不差,每人出5000元就能幫孩子還清貸款,但不相信孩子會做這樣的事。因為對方不提供任何聯系方式,隻提供網絡平台要求支付還款,且不告知利率,張女士拒絕還款。

上述貸款人的遭遇並非個例。近年來,在互聯網金融快速發展背后,大量逾期債務也催生了一條灰色產業鏈——暴力催收。

提起辦理校園貸的經歷,目前已經參加工作的顧佳仍有些膽戰心驚。想來一次畢業旅行,又不好意思向父母要旅游經費,在同學推薦下,顧佳在一個校園網貸平台貸款3000元,承諾分7個月還清,每個月還448元。“前幾個月,我都按時還上,但是后來有一個月,我手頭實在緊張,拖了幾天沒還,他們就一直打電話恐嚇我,說會把我欠錢不還的事情告訴老師和同學”。

對於網貸公司的恐嚇,顧佳並沒有理會,但噩夢卻“如期而至”。當天晚上,顧佳的朋友告訴她,在某社交網站上,看到了該公司發出的關於她欠款的消息,上面還附帶了顧佳等一百多名欠款同學的身份証、聯系方式、家庭住址等私人信息。

“當時,真的是又羞又怒,我逾期未還款的確不對,但是他們也沒權利把我們的隱私信息公布出去吧。”無奈之下,顧佳隻好向父母坦白了自己的欠款情況,最后在父母的資助下償還了欠款。

然而,這並非是句號。在還債時,顧佳滿心以為隻需還清余下欠款和利息即可,工作人員卻告訴她,由於逾期,顧佳需要根據逾期天數額外支付500多元的滯納金。

就在一些大學生享受著“花明日的錢,圓今天的夢”的暢快感時,往往忽略了光鮮面具背后的真相。

對於逾期不還款的學生,網上“公示”只是方法之一,某些校園網貸平台還有諸多“不文明、不合法”的催款方式。“后來,我聽說,還有盛傳的某校園網貸平台風險控制人的催款‘十部曲’:通過QQ給所有貸款學生群發逾期通知、單獨發短信、單獨打電話、聯系貸款學生室友、聯系學生父母、再聯系警告學生本人、發送律師函、去學校找學生、在學校公共場合貼學生欠款的大字報,最后一步,群發短信給學生所有親朋好友。”顧佳說。

“一旦逾期未還款,借款學生欠這些平台的費用可就不只是每月的月供了,還可能包括各種違約金、罰息、服務費、催繳費。”某網貸平台的業務部負責人陳珂(化名)說,甚至可能還有調查取証費用、差旅費、訴訟費用、執行費用、律師費、媒體廣告費等。

(責編:左瑞、鄧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