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腐敗重災區到“反腐試驗田”

——來自山西的監察體制改革試點報告

胡靖國 王井懷

2018年01月09日10:52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從腐敗重災區到“反腐試驗田”

  幾年前,這裡因塌方式腐敗受到全國關注﹔如今,多個省市的干部前來學習監察體制改革的經驗。從腐敗重災區到“反腐試驗田”,山西省破繭化蝶。

  自2017年3月省市縣三級監委組建以來,山西省嚴格落實中央部署的監察體制改革試點“藍圖”,轉隸組建率先起動,用制度確保監察全覆蓋,不斷把制度優勢轉換為治理效能。

  反腐敗的戰略性進攻

  2014年前后,山西省多名高官因貪腐落馬,塌方式腐敗的陰影籠罩在三晉大地。在這種情況下,中央確定山西省為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試點的三個省份之一。

  “前幾年山西腐敗問題頻發,政治生態遭到嚴重破壞。中央把山西作為試點是反腐敗的一種戰略性進攻舉措。”2017年初,中共中央黨校教授張希賢在接受記者採訪時,這樣評價山西試點的意義。

  山西省委書記駱惠寧表示,山西將擔當好中央賦予的這項重大改革使命,拿出高質量的試點“樣品”,為改革全面鋪開和制定國家監察法提供實踐基礎。

  2017年春天,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試點在山西迅速鋪開。從1月18日省監察委員會成立,到3月30日省市縣三級131個監察委員會全部組建挂牌,兩個多月的時間裡,全省轉隸人員全部到位,案件線索全部移交。

  晉中市紀委書記、監委主任丁利軍介紹說,為保証新組建的紀委、監委隊伍干淨、純潔,組織對每個轉隸干部進行多次談話,每位轉隸干部要通過查檔案、查個人事項報告、查民意、查業績、查線索、查案件的“六查”,嚴禁“帶病”轉隸。

  監委成立后,機構、編制、職數三不增。全省三級紀委監委機關信訪、案管、案件審理和執紀監督、執紀審查(調查)部門的人員編制數佔機關人員編制總數的63%,其中一線監督執紀人員佔48.5%,執紀監督室與執紀審查(調查)室人員編制比例達到6:5,做到了機構增減平衡、職能人員配置優化。

  腐敗重災區的“反腐全覆蓋”

  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8月底,山西省各級紀委監委監督監察對象共計297萬人,其中“關鍵少數”有16.7萬人,非黨員對象53.9萬人。與以往紀檢監察機關的監督監察對象相比增長18.74%。

  監督全覆蓋讓“漏網之魚”無處可逃,震懾力大大加強。陽泉市盂縣國土資源局某下屬單位會計高某某,為了滿足瘋狂購買彩票的開支,在2017年4月至5月期間挪用大量公款。高某某認識到自己雖不是共產黨員,但是公職人員,屬於新組建挂牌的縣監察委員會的監察對象。為爭取寬大處理,高某某最終到盂縣監察委員會投案自首。

  與此同時,山西省還開展了鄉鎮監察試點工作,在鄉鎮一級派駐監察員。通過縣級監委賦予鄉鎮紀檢干部監察員的職責和權限,協助鄉鎮黨委開展監察工作。

  記者在平遙縣中都鄉了解到,2017年11月該鄉完成監察員駐派工作,目前全鄉有3位監察員、2位助理監察員。

  中都鄉監察員喬錦明一直擔任鄉鎮紀委書記,他對記者說,現在全鄉衛生院、小學、供電所等單位的700多人全都納入監察范圍。“以前鄉村的這些部門簡直是失控狀態,我們干著急。現在好了,有了‘尚方寶劍’,對解決群眾身邊的腐敗效果很好。”

  山西省紀委書記、監委主任任建華表示,山西省按照試點方案確定的監察對象,擴大了監察范圍,實現了由監督“狹義政府”到監督“廣義政府”的轉變,構建了全面覆蓋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監察體系,強化了反腐敗的威力。

  制度優勢轉化為治理效能

  記者在山西調研了解到,各級干部普遍認為,黨中央把山西確定為改革試點之一,最受益的是山西廣大干部群眾,為山西全面構建良好政治生態提供了寶貴契機。

  2017年1月至10月,山西省運用監督執紀“四種形態”處理3.3萬人次,同比增長16.8%,其中運用第一種形態處置2.1萬人次,同比增長28.4%。抓早抓小、防微杜漸成為常態,管黨治黨正從“寬鬆軟”走向“嚴緊硬”。

  與此同時,監委查辦案件中,“權威高效”的制度優勢充分彰顯。記者了解到,許多原來沒“啃”下的案子,如今快速查結,檢察機關審查逮捕、審查起訴平均用時2.3天和22.5天,案件查辦效率大幅提高。

  制度優勢在不斷轉換為治理效能,匯聚成干部干事創業的新動能。2017年前三季度,山西省GDP同比增長7.2%,14個季度后首超全國平均增速。山西經濟在改革中煥發出轉型發展的新活力,走出了長達兩年多的最困難時期,主要經濟指標全面向好,增長基礎持續夯實、質量效益明顯改善,由疲轉興的局面更加穩固。

  基層干部普遍反映,山西從一度政治生態惡化的受害者成為全面從嚴治黨的受益者。隨著監察體制改革效能逐步釋放,全面從嚴治黨的正能量持續增加,山西必將實現政治生態持久的風清氣正。

  (新華社太原1月8日電 記者胡靖國、王井懷)

(責編:谷妍、鄧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