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不會為“中等收入陷阱”所困(中國經濟新征程⑩)

記者 王俊嶺

2017年11月08日11:07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原標題:中國不會為“中等收入陷阱”所困(中國經濟新征程⑩)

中共十九大報告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在經濟發展過程中,如何妥善應對“中等收入陷阱”風險,不僅檢驗著經濟政策的針對性和有效性,更考驗著中國共產黨的執政能力和智慧。

分析人士普遍認為,過去幾年中國經濟在轉型升級、提質增效、脫貧攻堅等方面展現出很多積極變化,從而為今后在更高層次獲得新發展動能和新比較優勢奠定了堅實基礎。在十九大精神的指引下,中國將平穩有序邁向高收入經濟體的行列,不會為“中等收入陷阱”所攔、所困。

轉型考驗發展質量

何謂“中等收入陷阱”?據了解,這一概念最早出自世界銀行2006年發布的《東亞經濟發展報告》。該報告在描述這一現象時指出,在20世紀后期的工業化浪潮中,鮮有中等收入的經濟體成功躋身高收入國家。很多國家往往在經歷一段時間的高速增長之后便陷入經濟增長的停滯期。這些國家既無法在工資方面與低收入國家競爭,又無法在尖端技術和現代服務業方面與富裕國家競爭。

有學者分析指出,掉入陷阱的經濟體產業多是勞動密集型的,企業經營成本相對較低。當這一比較優勢逐漸喪失,經濟發展便面臨著尋求新動能的挑戰。發達經濟體之所以能邁過這道坎,就是因為在更具附加值的高端領域獲得優勢,經濟發展也有了足夠的新動力。可見,“中等收入陷阱”基本發生於經濟轉型時期,對一國經濟發展的質量和效益提出了考驗。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鳴認為,經過多年調整,中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同時,經濟運行的一些突出矛盾和風險尚未根本消除,產品和服務質量短板仍然突出,新增長動力還不夠強大,依靠擴大投資拉動經濟增長的發展方式、依靠工業產能增量擴能形成的經濟結構、依靠資源和生產要素大規模高強度投入形成的增長動力,難以適應高質量發展階段的新要求。因此,中國必須跨過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這“三大關口”。

重視創新厚積薄發

在經濟增速上,過去四年中國經濟平均增長7.2%,在世界主要經濟體當中持續領跑﹔在扶貧方面,2001年到2010年間,中國平均每年減少673萬貧困人口,2012年以來每年減貧更是達1300萬人以上﹔在動能轉換上,過去五年中國高技術產業、戰略性新興產業、裝備制造業接連實現了10%左右甚至更高的增長……

“事實上,中共十八大以后,中國就已經開始注意如何避免‘中等收入陷阱’可能帶來的風險,並採取一系列有效措施來推動經濟轉型升級。世界其他經濟體的發展經驗表明,能否順利進入高收入行列,關鍵在於能否有效推動經濟實現從要素驅動向創新驅動轉變。因此,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快建設創新型國家’並專門加以論述,其著眼點之一就在於此。”上海市社科院世界經濟研究所研究員權衡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

如今,在濃厚的創新氛圍下,移動支付、電子商務、平台經濟、無人零售、共享單車、新能源汽車等新業態、新動能正在中國快速發展。2017年,中國新增“獨角獸”企業數佔全球的36%,已成為擁有“獨角獸”企業第二多的國家。同時,中國在產業技術上逐步接近國際前沿,部分領域進入領跑階段,新技術加速向各領域擴散,為提升產品、工程、服務質量,實現經濟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創造了條件。

均衡充分發展可期

值得注意的是,不少客觀因素也正在支撐著中國順利邁向高收入階段。廣發証券最近在一份報告中就列出了中國正在迎來的四大結構性紅利:一是計劃生育政策放寬帶來的“新生兒紅利”﹔二是旅游、環保、健康、養老等領域需求增加帶來的“消費升級紅利”﹔三是部分二三線城市成長為新的制造業基地所帶來的“基建網絡及新城市群紅利”﹔四是教育發展水平提高帶來的“勞動力素質紅利”。

權衡表示,中國所面臨的“中等收入陷阱”相關風險與新時代下中國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息息相關。解決好這一問題,既要從做大蛋糕上下功夫,又要在分好蛋糕上做文章。

對此,中共十九大報告給出了明確的方向:“鼓勵勤勞守法致富,擴大中等收入群體,增加低收入者收入,調節過高收入,取締非法收入。堅持在經濟增長的同時實現居民收入同步增長、在勞動生產率提高的同時實現勞動報酬同步提高。”

“十九大報告中的論斷和舉措,目的就是要在做大蛋糕的同時分好蛋糕,將一次分配和二次分配有機結合起來,讓市場作用與政府作用協調發揮,來實現共同富裕,從而為后續經濟平穩健康發展營造良好的社會氛圍。”權衡表示,隨著十九大精神逐步落實到各項工作中,中國經濟發展將更加均衡、充分,“中等收入陷阱”將無法攔住中國發展的腳步。

(責編:鄧楠、雷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