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溫”到“火”,共享汽車是否會重演“共享之痛”? 

到2020年,共享汽車的整體市場規模將達92.8億元,停車難、押金風險等難題仍待破解

2017年08月31日08:28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原標題:從“溫”到“火”,共享汽車是否會重演“共享之痛”? 到2020年,共享汽車的整體市場規模將達92.8億元,停車難、押金風險等難題仍待破解

近日,交通運輸部、住房城鄉建設部聯合發布《關於促進小微型客車租賃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明確鼓勵分時租賃新業態發展,合理確定分時租賃在城市綜合交通運輸體系中的定位。這讓共享汽車市場急劇升溫。有咨詢機構預計,到2020年,共享汽車的整體市場規模將達92.8億元。

此前,與共享汽車有高度行業相似性的共享單車,因亂停亂放等問題被一些城市“踩剎車”。那麼,共享汽車是否會重演停車難、押金風險等“共享之痛”?近日,“新華視點”記者展開了調查。

公共政策不斷釋放推動信號,共享汽車從“溫”到“火”

業內表示,事實上,共享汽車跟網約車幾乎是同時落地,但網約車逐漸形成規模並規范化,而共享汽車始終不溫不火。這次指導意見的出台,明確了對共享汽車的支持以及鼓勵,把共享汽車推到一個新的風口。

記者了解到,一些熱點城市此前已經陸續出台管理和鼓勵措施。

比如,上海於去年1月份出台《關於本市促進新能源汽車分時租賃業發展的指導意見》,提出“進一步加大對新能源汽車分時租賃業的政策支持力度。”

今年4月,廣州道路運輸行業協會發布了共享汽車自律性服務規范,規定廣州共享汽車平台將實現“不良信用共享”。今年7月初,深圳市交委發布《關於規范汽車分時租賃行業管理的若干意見(征求意見稿)》,提出“引導和鼓勵分時租賃經營者使用純電動車輛,減少道路交通排放”。

企業明顯接收到政府所釋放的積極信號。“新規認可了共享汽車在整個城市公共交通中的地位與作用,更加堅定了我們對行業前景的信心。”Gofun首席運營官譚奕表示,Gofun明年計劃將所覆蓋的城市數量拓展到50至100個,全國總車輛數增加到5萬輛左右。

TOGO途歌CEO王利峰告訴“新華視點”記者:“有的城市將共享汽車作為新城區發展和拓展人氣的重要利器,市場反響與友好程度明顯提升。”

因大城市牌照資源稀缺,此前共享汽車以使用新能源汽車為主。但近期,寶馬與奧迪等中高端傳統燃油車也殺入戰場,為用戶提供了更多選擇。

記者街頭體驗共享汽車:方便嗎?便宜嗎?安全嗎?

記者近日體驗了北京市場上主流的共享汽車。

——方便嗎?“一刷就能走?”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疑問。記者在體驗中發現,各個平台流程基本相同:先下載App,登記注冊,上傳身份証和駕駛証,等待后台審核。審核通過后繳納押金,就可以開始用車了。

打開平台的App,可以看到距離自己最近的取車點。有的平台需要去固定停車點取車,有的平台推出“接力用車”服務,因此隨處都可能有車。不過,找共享汽車就沒有找共享單車那麼方便了。記者有一次去找顯示停在某廣場的車,但地上、地下花了半個小時也找不到,隻能放棄。而到達目的地后也可能找不到停車位,有一次某平台App顯示距離記者最近的十多個車位點都已停滿。

——便宜嗎?不同共享汽車的使用價格不同。目前北京市內多數平台按“公裡+分鐘”計費,總體而言車型越好價格越高。記者所接觸的共享汽車中,租用價格最高的寶馬Mini,其裡程費為2.8元/公裡,日間時長費為0.48元/分鐘。最低的為普通新能源車型,計費1.2元/公裡,日間時長費為0.1元/分鐘。而某網約車平台的普通快車,裡程費為1.6元/公裡,時長費為0.5元/分鐘。

28歲的劉佳使用共享汽車已經將近3個月了,總共用了20多次,很多平台都用過。“我覺得短途來說,共享汽車還是比網約車劃算的,但長途就不一定了,因為共享汽車是裡程費和時長費雙重計費的。”劉佳說,“但比私家車肯定是便宜的,畢竟養車要花不少錢。”

——安全嗎?車況是確保安全的基礎。相比較共享單車而言,共享汽車的車況就復雜多了。記者發現,有些車有剮蹭痕跡,有輛車的右后部甚至被撞出了一個大窟窿。有的車啟動后顯示要更換機油,致電客服后被告知“這並非大問題,可以繼續使用”,並表示使用后會有工作人員過去處理。車內的干淨整潔狀況也有很大區別,有些車內有垃圾和污跡,煙灰缸內未清理。受訪平台的車輛維護頻率不一,有的平台稱每次使用后均會有工作人員上車檢查,有些平台是在24小時或48小時內維護一次。

停車難等行業痛點如何破解?

艾媒咨詢發布的《2016-2017中國互聯網汽車分時租賃市場研究報告》顯示,2016年中國互聯網汽車分時租賃市場規模達4.3億元。預計到2020年,整體市場規模將達92.8億元。

記者梳理發現,目前國內已經有多家共享汽車平台獲得上千萬融資。王利峰表示,今年4月公司完成4000萬元A+輪融資,由真格基金和拓璞基金共同投資。目前公司已經累計融資8000萬元,很快就會公布B輪融資情況。北京一度用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龐義成表示,到目前公司已經完成了三輪融資,累計2億多元。

跟共享單車一樣,一方面,共享汽車的快速發展為很多消費者出行提供了全新選擇,另一方面也為城市交通管理帶來新挑戰。受訪人士表示,共享汽車的發展尚需突破若干行業痛點。

——是否會加劇交通擁堵?“北上廣深對於新增車牌實際上是控制的,從供給端來說,新增是受限的,所以汽車保有量並不會因為共享汽車的出現而急劇增加,”王利峰說。

譚奕表示,現在私家車的利用率不超過5%,相比較而言,共享汽車的利用率大大提高。“隨著共享汽車的密度和數量越來越多的時候,便利性越來越強,共享汽車的便利程度和密度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我相信一部分人會考慮放棄私家車。”

——能否用信用替代押金?在繳納押金上,共享汽車在用車前需繳納幾百至上千元不等的押金,退還時間長,風險由用戶承擔。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李俊慧說,各個平台或企業利用押金歸集大量的資金,會顯著增加用戶資金風險。指導意見鼓勵分時租賃經營者採用信用模式代替押金管理。

李俊慧認為,從共享單車目前的發展經驗來看,鼓勵“免押金”以及類似基於支付寶、微信的“免押金”用車方式已經相繼出現,這表明“不收取押金”也能實現對用戶的合理約束,值得共享汽車借鑒。

——能否解決停車難問題?共享汽車受限於“停車位”,僅在部分城市或區域可做到“隨處可還”。當前共享汽車行業最大痛點就是“停車不便、租還不便”等現實問題,共享汽車如果亂停亂放,給交通秩序帶來的影響甚至會超過共享單車。

對此,指導意見從頂層設計層面提出在“人流密集區域的公共停車場為分時租賃車輛停放提供便利”以及“鼓勵探索通過優惠城市路內停車費等措施”等兩大鼓勵機制。

城市交通專家徐康明表示,共享汽車在某種程度上承擔公共服務功能,在道路和停車資源上適當使用社會資源是合理的。北京出行經營管理中心副總監張伯緯等表示,要解決因停車位不足產生的亂停亂放問題,需要平台通過技術手段加強監測,建立違章用戶信用檔案。同時也呼吁管理部門盤活利用率低的停車位資源,開放給共享汽車平台。(“新華視點”記者馬曉澄、汪奧娜、趙文君)

(責編:谷妍、鄧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