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販子究竟將毒品藏哪兒了

2017年06月30日09:42  來源:法制日報
 
原標題:毒販子究竟將毒品藏哪兒了

西安鐵路公安處對毒品犯罪打擊力度愈來愈大,存在僥幸心理的毒販子藏毒方式更加詭秘,盡管如此,還是難逃鐵警的火眼金睛。

身體“表裡不一”

2017年1月18日,天氣異常寒冷,西安鐵路公安處寶雞站派出所查緝民警正在開展人身行李檢查,目的非常明確——查緝毒品。

不遠處,一名年輕男子引起了民警的注意。此人瘦小的身體穿著一件大碼黑絲羽絨服。看到警察,他掏出手機,放到耳朵上扯著大嗓門打起電話。

執勤民警上前攔住。他眼神漂移,反復強調正在通話中。民警搖搖頭,說:“別再演戲了,手機都是黑屏。”

出示有效証件后,民警開始檢查。男子雙腿一直哆嗦。

民警發現,他的衣領和正常衣領大小、厚度都不太一樣,反復揉捏后確認衣領裡疑似藏著東西。

民警大聲詢問:“衣領中有什麼?”男子狡辯:“啥也沒有,就是這款設計。”民警用小刀拆開衣領后,發現了用透明塑料袋包裹的物品,經檢驗,共查獲海洛因24粒約140克。

在押解男子回派出所路上,他不經意間一個小動作,讓辦案民警感覺“這部戲才唱了一半”。民警觀察到,男子一直用手捂著肚皮,緊繃著身體顯得很異常,便斷定此人體內還藏有毒品。民警將他帶至寶雞人民醫院,用X光機掃描,發現體內有東西。三次排泄后從體內排出毒品海洛因29塊約148.5克。

杯底“暗藏玄機”

2016年11月15日20時30分,寶雞站派出所執勤大隊大隊長龔教哲帶領民警開展巡邏時接到一條線索:“10分鐘后到達寶雞站的T8次列車,下車旅客疑似有攜毒人員”。

龔教哲再次提醒大家:“都把眼睛瞪大,這條魚丟了,我們晚上隻能喝西北風了!”旁邊的民警王俊飛聽后,立即繃緊了身子,半開玩笑:“我恨不得自己長8雙眼睛啊。”

約10分鐘后,從成都開來的T8次列車准時到達寶雞站。旅客逐漸向出站口蜂擁而來。人流逐漸散去,一名50歲左右中年男子緊靠著欄杆,踉踉蹌蹌走出站。此人身高約1.7米左右,頭發雜亂,走路一瘸一拐,衣服破舊也很臟。

王俊飛打第一眼看到這個“乞丐”,總感覺不對勁,但卻說不出來。出於職業敏感性和日常緝毒工作經驗,王俊飛快步上前攔住中年男子,要求其出示有效証件,男子驚慌失措,嘴裡嘀咕:“我就是個乞討的,有什麼好查的?”王俊飛死死地盯著中年男子,對戰友說:“有沒有問題回所裡再說,帶走。”

在派出所裡,民警仔細核查了中年男子的身份信息,檢查攜帶的行李物品,但一無所獲。該人既沒有犯罪前科,攜帶的物品也未發現任何端倪,檢查詢問就此陷入“僵局”。

倔強的王俊飛不信這個邪,想從男子的眼神中找線索。他一直盯著男子雙眼,發現他間歇性地向沙發邊斜著眼。順其方向,王俊飛看到了一個茶水杯。那是剛才檢查過的一個杯子。王俊飛腦子突然一亮,莫非貓膩就藏在水杯裡?

王俊飛拿起水杯,細細端詳,把水和茶葉全部傾倒出來,在杯中並沒發現任何東西。王俊飛拿著水杯反復觀察,杯蓋的標記引起了他的注意,想到半年前辦理其他案件時見過類似的杯子,杯子底部可以旋轉開儲藏茶葉等物品。他拿起水杯試著旋轉,果真底部被打開,裡面有個用避孕套包裹的白色東西。經核實,該白色塊狀物確系毒品海洛因,共計34克。確鑿的証據面前,中年男子終於承認了攜帶毒品的事實。

襠部“別有洞天”

2017年2月25日晚,寶雞站派出所副所長張俊杰帶領民警來到出站口。21時10分,K546次列車准點到達寶雞站。民警李文和在眾多出站旅客中間發現一名中年男子走路姿勢怪異,隻見他大腿內側靠的很近,小腿又成“羅圈腿”形狀,走路時撅著屁股,腿腳順拐顯得極不協調。

出於職業敏感,李文和快步上前,對其身份和行李物品開展盤查。男子面目猙獰:“你們憑什麼檢查我?”

李文和初步判斷此人有問題,於是以車票信息有誤為由,要將其帶回派出所。聽到是車票原因,男子似乎放鬆了剛才的戒備心,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在派出所,李文和對男子說:“沒事,你走兩步。”男子表示拒絕,並帶有威脅說:“你們無權檢查我!我到法院告你們去!”說話時撒腿就往外跑。兩名民警快步向前,抓腕別肘,將其按倒在地,在其內褲裡發現了用黑色塑料袋包裹的物品。打開檢查,確認為海洛因29.13克、冰毒2.08克。

□ 記者 台建林

□ 通訊員 劉衛國 王曉東

(責編:谷妍、鄧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