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游戲“藍鯨”來襲 我們准備好了嗎

朱昌俊

2017年05月11日07:32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死亡游戲“藍鯨”來襲 我們准備好了嗎

一旦進入某個封閉的網絡空間,每個人都成為“游戲”參與的一環,異化為“游戲”中的角色,便很容易喪失應有的現實認知和心理戒備。

------------------------------------------------

近日,死亡游戲“藍鯨”(Blue Whale)悄然進入國內網絡。不少人建立同名QQ群,吸引玩家開展游戲。據俄羅斯媒體報道,“藍鯨”玩家參與游戲后,需要服從管理員分配的一系列“任務”,最終以自殺贏得勝利。報道稱,多起青少年自殺案疑與此游戲有關。(《新京報》5月10日)

一款以自殺為“勝利”標准的網絡游戲,早已非普通意義上的電子游戲。一方面,游戲指令所要求的進行自我傷害、看恐怖電影……以至於自殺的整個過程,都發生在現實之中,完全是真人體驗,傷害也指向具體的人,而非如電子游戲的“打打殺殺”都發生在虛擬場景﹔另一方面,一般游戲都以自願為基礎,但“藍鯨”的規則卻具有一定強制性,比如管理員要求玩家提供真實身份信息,以此要挾玩家不能中途退出。這形成了一種現實的恐嚇與精神控制。

讓游戲者自殺的“藍鯨”,多數人可能一開始以玩游戲的心態誤入。不排除被管理員“洗腦”而精神控制后,部分人最終走向自我傷害甚至是自殺。此外,以游戲的概念來包裝和美化本質上的自我傷害,也降低了參與者的警惕心理,構成了教唆自殺之嫌。其危害與后果,甚至比早先出現的以自願為前提的自殺群更嚴重。

網絡時代的信息流通,突破了物理阻隔,像“藍鯨”這樣的游戲能由一個國家迅速傳入另一個國家,就是一例。“自殺游戲”展現的其實是互聯網安全威脅所共有的新表現形式。對其予以有效控制,需要多方面的發力。一是現實層面,如何對之進行及時辨別,並予以有效的技術阻斷?其中牽涉到的互聯網的自由與秩序邊界,也有必要進一步探討﹔二是法律層面,對於像“藍鯨”這樣教唆自傷、自殺的“游戲”,如何對其定性並追究推廣者的責任?這些都需要及早加以重視,實施有效行動。

互聯網的去邊界和組織化,降低了各種極端亞文化的認同和參與門檻。其中就包括放大和強化某個群體的特有行為心理,並將之引向實踐。“藍鯨”在某種程度上就是對此的微觀表達。現實中,要玩自殺游戲,迫於對法律風險和行為后果的清晰認識,絕大多數人都會有堅定的抵觸心理,也不容易被教唆和洗腦,但一旦進入某個封閉的網絡空間,每個人都成為“游戲”參與的一環,異化為“游戲”中的角色,便很容易喪失應有的現實認知和心理戒備。特別是隨著網絡原住民的增多,更要警惕種種極端亞文化,借助互聯網擴散、壯大,引發現實中的法律、道德與倫理危機。

目前包括英國、阿根廷、墨西哥等在內的多國都發布警告,提醒家長對孩子在網絡上的行動多加注意。但要讓孩子真正遠離“藍鯨”游戲的危害,僅僅是家長層面的防范顯然是不夠的。從技術上予以有效的管控,更為必要。目前,騰訊公司已對相關的群進行了處理,但仍有一些匿名的群處於控制之外。這考驗的是技術能力,也是責任心。鑒於“藍鯨”的國際蔓延,打擊類似危險的游戲還有必要加強國家間的合作。

編輯推薦:

這個夏天,在大西安邂逅最美格桑花

小滿:物至於此小得盈滿

國際博物館日:快隨我們來陝西歷史博物館“尋寶”吧!

火紅櫻桃季來啦~西安的鄉黨們周末趕緊走起!

世界微笑日:讓自己活得更精彩

立夏:那一抹薔薇色

各地頻現"低矮窗口""高舉報箱" 達康書記最近很忙

初夏槐花飄香 西安周邊賞摘攻略看這裡

世界讀書日:網絡時代下我們該如何更好地閱讀?

警惕“面具臉”!帕金森病找上了年輕人

全國46城市垃圾強制分類! 需要做好9件事

世界衛生日:產后抑郁要重視 它是病得治!

朗讀亭現身多個城市街頭 朗讀對我們意味著什麼?

清明節不止祭祀踏青 還有什麼值得我們“發現”?

這個春天我和草莓有個"約會"!盤點西安周邊這些摘草莓好去處

情人節送花不如送詩 最美愛情詩詞拿去不謝

(責編:谷妍、鄧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