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藥回扣幾時休? 涉案醫生:誰給好處多就用誰的

2017年05月07日10:20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原標題:中標價下的醫藥回扣幾時休

“因收受醫療器械經銷商的回扣,醫院的好幾個科主任都被查了,可醫療費咋還是那麼高呢?”在河南省永城市人民醫院就診的患者李某眼裡,醫院的科主任被查了,應該就沒人敢收回扣了,醫療價格就會降下來了,但收費還與以前一樣。

癌症患者張某與李某的感覺相似,他在醫院就診時,雖看到收費項目是公開的,但並不清楚為何要收這麼多,醫療成本是如何構成的?

河南省衛計委一位工作人員向《法制日報》記者表示,醫療成本主要由醫院管理成本、人力成本和醫藥器械價格等構成。醫院管理成本與人力成本相對固定,降低醫療費用的主要途徑則是降低醫藥器械價格,其價格由研發、生產、流通三部分構成,最能降下來的是流通這一部分。

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永城市人民醫院因受賄被查的幾名科主任,收受的提成好處費均來自患者所使用的醫藥器械上。醫生收受的提成好處費是否真的會轉嫁患者身上?記者展開了調查。

收提好處費為潛規則

永城市人民檢察院多份起訴書顯示,永城市人民醫院骨三科主任蘇某、骨科主任杜某、創傷科主任梁某等,均因收受醫療器械經銷商的提成,被檢察機關以受賄罪提起公訴。

檢察機關指控,2010年至2013年間,蘇某利用職務便利,多次非法收受河南省某醫療器械有限公司總經理王某所送醫療器械提成好處費24.2萬元,為王某在永城市人民醫院銷售醫療器械方面提供便利,蘇某個人分得提成好處費3.4萬元,其將剩下的20.8萬元分給骨三科其他8名醫生。

2010年至2013年間,杜某多次非法收受醫療器械提成好處費21萬元,本人分得提成好處費2.4萬元,其余的18.6萬元分給骨科9名醫生。

2012年至2013年間,梁某多次非法收受醫療器械提成好處費12萬元,本人分得2.87萬元,其余的9.13萬元分給創傷科全體醫生。

“收受提成好處費為潛規則,用哪家的醫藥器械都可以,誰給的好處多自然就用誰的。”一位涉案人員說。

對於醫療器械經銷商來說,似乎也有難言之隱。

“向醫院供應的產品雖然都是通過招標程序的中標產品,但也要給回扣。”王某歸案后稱,他到永城市人民醫院推銷產品,有醫生提出要回扣,商量后確定按中標價的10%給好處費,數額是依據手術中使用的醫療器械的數量統計的。

“如果不給好處費,害怕他們會以各種理由向醫院反映自己的醫用耗材不好用、不順手,或者建議醫院更換醫用耗材廠家和銷售公司。”王某說。

王某就這樣定期把提成好處費交給蘇某等科主任,科主任再給醫生進行分配。

好處費都會攤給患者

永城市人民醫院骨三科主任蘇某等人辯稱,永城市人民醫院所用的醫用器材都是通過招標採購,他們隻有對醫用耗材的使用權而沒有採購的決定權,沒有為他人謀取利益,所得的好處費被用於了科室開支,沒有歸個人所有。

“好處費被用於科室開支僅是借口,因為正常開支由醫院負責,是要納入醫院管理成本。”辦案人員認為,這筆錢雖然是從醫療器械經銷商那裡獲得,但還是會轉嫁到患者身上,造成醫療價格虛高。

檢察機關在起訴書中指出,蘇某等人非法收受醫療器械經銷商的提成好處費,為其在醫療器械銷售、使用方面提供便利,其行為符合受賄罪的構成要件。

“如果其他經銷商給醫生提成好處費,我們不給,你認為會使用我們的產品嗎?”針對記者的提問,經銷商林某反問道。

“不管給不給醫生提成好處費,我們經銷商都不會做賠本買賣,醫院也不會賠錢給患者治療。這部分開支自然而然地會納入醫療成本,最終會有患者承擔。”林某說。

林某還透露,在醫藥器械採購招投標中,按相關程序中標后,隻要不超過中標價格,醫院購買價位不等的醫藥器械產品都是正常的。他舉例說,如果某產品以12元的價格中標,經銷商可以賣9元,也可12元,醫院按哪個價位採購,最后都會攤到醫療成本裡。

林某表示,他們更願意與當地實力最強的醫院合作,這類醫院的患者多,使用的醫藥器械產品數量大,即使價位低點,也不會影響公司的整體利益。

公開資料顯示,永城市是下轄29個鄉鎮的縣級市,總人口157萬人,市人民醫院則是豫東地區綜合實力較強的國家級二級甲等綜合性醫院,同時也是市首批醫療保險、新農合定點醫院和市人民醫療保健、急救和司法鑒定中心。按照林某的說法,該醫院是經銷商願意合作的類型。

強化監管擠壓收費虛高

“與民營醫院相比,患者更信任公辦醫院,醫療價格高一點也能接受。主要是公辦醫院資金實力雄厚,設備先進,技術水平先進。一些公辦醫院頻頻耗費巨資採購進口醫療設備,也是實力的象征。”一位在某民營醫院擔任法律顧問不願具名的律師說,民營醫院往往通過降低收費價格、提高醫療服務來吸引患者。

“同樣的設備、同樣的藥品、同樣的價格,民營醫院收費肯定要低,因為少了採購上的相關環節。”該律師舉例說,民營醫院採購醫藥器械產品,往往要貨比三家,選擇質優價廉的產品,畢竟所有的花銷都要進入醫療成本,如果收費比公辦醫院還高,自然就失去了患者。

永城市人民醫院官方網站顯示,現有百萬元以上醫療設備22台,萬元以上醫療設備600余台(件)。現有百萬元以上醫療設備22台,萬元以上醫療設備600余台(件),擁有頑固性心衰、全胃切除術、再生障礙性白血治療、斷肢再植術等技術項目近200項。

“但就是收費高!”患者張某說,他患上頭疼發燒之類的小病,是不會到永城市人民醫院就診的,一般會選擇小醫院。

如何打消患者對公辦醫院“看病貴”的顧慮呢?該律師認為,一提起“看病貴”,就會讓人想起醫藥器械經銷商的回扣,所以,“打擊回扣”似乎成為政府主管部門解決“看病貴”的途徑,並且推出“降藥價→政府採購→招標制度改革”的模式,相關部門還專門對商業賄賂行為和涉醫療領域的腐敗進行了專項治理。

永城市人民醫院受賄窩案也顯示,上述措施並沒有使“看病貴”的問題得到有效解決,醫生仍然在中標價下拿提成好處費。

“解決‘看病貴’問題,首先要大大降低大型醫療設備採購費用。價格貴的上千萬元,便宜的也在百十萬左右,一些患者反映,進了醫院的門,有病沒病都要檢查一遍,項目多達十幾個。其實,這是為了提高設備使用率,也是為了早日收回採購成本。”某醫院負責人坦言。

“‘看病貴’形成的原因較為復雜,與醫療收費整個過程不公開、不透明有關,既容易引起患者的合理懷疑,還容易引發醫療腐敗現象。”河南程功律師事務所主任吳天闊認為,政府主管部門要通過強化監管機制建設,對醫藥器械的生產、流通、使用進行全流程改革,打破招標機構的權力壟斷和醫院的終端壟斷,最大限度地擠壓醫療收費中的虛高水分,確保患者的醫療負擔隻降不增。(趙紅旗)

(責編:左瑞、鄧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