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已嘆“人到中年” 你到底還是不是青年?

2017年05月04日08:18  來源:中國新聞網
 
原標題:90后已嘆“人到中年” 你到底還是不是青年?

  又到一年青年節。近年來,輿論中對於“青年”該如何界定的爭議不斷,各種版本的年齡劃分甚至出現了“數據打架”。此外,互聯網上,諸如80后感慨“老年危機”、90后自嘆“人到中年”,年輕人的“嘆老”現象也引發關切。

  在風華正茂的年齡段,青年一代為何感嘆“未老先衰”?30多歲真的已不再是青年了嗎?青年一代究竟有何困惑?

  許豪杰在視頻裡稱自己是“90后中年人”。截圖來自許豪杰微博

  “我是一名90后中年人”

  ——“青年與否,更多是心態差異

  關於“如何界定青年”的討論,起始於一年前的今天。

  2016年5月4日,聯合國官方微博稱,聯合國對於“青年”的定義是年齡介於15歲與24歲之間的群體。對此,有網友評論說,“沒有一點點的防備,就這樣步入了中年。”

  “我叫許豪杰,我是一名90后中年人……”每創作一條視頻,1990年出生的自媒體創業者許豪杰都會在視頻中這樣介紹自己。他告訴中新網(微信公眾號:cns2012)記者,這是因為他曾看到有篇文章說:1992年出生的都是中年人了。

  90后作家、《超級演說家》全國季軍、創投界的Papi醬……許豪杰身上的這些標簽源於他在互聯網視頻領域的小有成就。

  聯合國對“青年”的年齡界定,在許豪杰看來“根本無所謂”,他直言,“說我是老年人,我還是這樣生活,愛怎麼定義就怎麼定義,對我的生活沒有影響。”

  許豪杰認為,不管是青年、中年還是老年,相對於精確的年齡區分,更多應該是指一個人的生活狀態和心理狀態。

  2017年2月18日晚,北漂青年陳昊在北京舉辦了一場個人音樂會。受訪者供圖

  進入“中年”前,他開了場音樂會

  ——“有的人也許可以一輩子當青年,我願成為這樣的人”

  今年2月18日,1988年出生的北漂青年陳昊在北京的一家酒吧裡,和他的朋友們一起舉辦了一場音樂會,他對中新網記者說,“現場500位觀眾成全了一個愛做白日夢的我。”

  北漂打拼多年,在步入而立之年之前,陳昊實現了他自己需要“趁年輕”來完成的夢想。

  “在外打拼的日子裡,總是有些無情的經歷在摧殘著你,有些人愛懷舊,實際上是對未來不確定性的疑慮,因此要經常提醒自己記住當初的決定。”

  陳昊表示,青年的界定也有在心理層面上的,他說,“有的人也許可以一輩子當青年,我願成為這樣的人。”

  資料圖:昆明某招聘會。中新社記者 李進紅 攝

  90后真的老了嗎?

  ——不僅針對年齡,更多的是自嘲

  在爭論“青年”界定之際,近年來,一直有觀點認為,當前,中國多數年輕人生活在房貸、職場、育兒、養老等壓力之下,所以氣質多是朝氣喪失、暮氣沉沉。

  在北京工作的杜晨(化名)生於1990年,他對青年的年齡跨度劃分更為狹窄,他對中新網記者說,“18-24歲,研究生畢業之前才是青年。”

  在歐洲讀完碩士回國的這一年多時間裡,杜晨在父母的幫助下買了房,但往后,他已感慨自己所謂的“中年危機”——房貸要還,職業規劃模糊,至今單身未婚。

  他認為,“90后說自己老了,不僅針對年齡,更多的是心態上的自我嘲諷,這種自嘲來自對一些現實狀況的無力改變。”

  資料圖。王駿 攝

  “未老先衰”的困惑如何釋懷?

  ——讓年輕成為資本,讓青年精神成為社會風尚

  面對社會的急劇變化,社會競爭帶來了更多的機會,但面對叢生的機遇,當下不少年輕人又不知如何把握。

  有觀點認為,互聯網拉近了這個時代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也拉近了“人生游戲”裡高級玩家和菜鳥的距離,它自動屏蔽了成功人士付出的成本,直接告訴所有人成功的結果應該是什麼樣的。

  在這樣的大環境下,自嘲自己是“中年人”的許豪杰對中新網記者分析,一些年輕人遇到工作不順心、感情不順利時,各種情緒會讓自己產生沮喪感,“嘆老”正是他們的抒發渠道。

  然而,每個時代的青年人,都需要面對他們那個時代裡青年所獨有的激情與責任,彷徨與壓力。

  有觀點指出,掃除籠罩在社會上、徘徊在青年人心頭的暮氣,需要社會對他們敞開更多的機會之門,提供更公平的競爭環境、更廣闊的上升空間,讓年輕成為資本而不是不足,讓銳意進取、活力四射的青年精神成為社會風尚。(湯琪)

(責編:谷妍、鄧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