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上艾滋后這些年:我必須拼命活著

【查看原圖】
患上艾滋后這些年:我必須拼命活著
患上艾滋后這些年:我必須拼命活著
來源:西部網  2016年11月30日08:44
編者按

明天(12月1日)是第28個世界艾滋病日,今年,西部網《世相》欄目攝影師祥偉走訪了陝南某縣兩名艾滋病患者康康(化名)和壯壯(化名),並在征得其本人允許和家人同意的情況下整理出了以下文字和圖片,以此來講述我們身邊的HIV患者真實的生活、工作,甚至戀愛、結婚狀態。通過零距離的了解,達成對艾滋病人真正的理解、尊重和關愛。本文講述的是艾滋病患者“康康”的故事,《世相》明天將繼續講述另一名艾滋病患者“壯壯”的故事。

“畢竟父母生養我一場,不能讓他們白發人送黑發人。”康康手指中夾著剩余不多的煙頭,說完這句話低頭默然,微弱的煙灰在並不明亮的房間中靜靜燃燒著。他轉過頭看了看已經白發蒼蒼、彎腰駝背的父母依舊在田間勞作的身影,眼角閃過一絲悔恨的淚光,但是依然略帶微笑,堅強地對我說:“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年。我已經為曾經那段糜爛的青春買單了,請聽到或者正在看我故事的各位朋友潔身自好!”

和很多農村的孩子一樣,康康在初中畢業后孤身一人遠赴沿海都市打拼掙錢,2007年,已在當地餐飲行業打工10年的他在朋友的引薦下輾轉江浙某地,在當地一家很有名的夜店做起了服務生。“也就是在那兩年我學會了吸食冰毒。”

第一次見到康康時,他就老遠地站在家門口向我們招手問好,盛夏時節的烈日沒有阻擋住他迫切與人溝通的欲望,畢竟父母每天的農活要從早忙到晚,幾乎沒有時間和他閑聊。見到我們的到來,康康沒有像平常人家招待客人一樣沏茶端水,而是特地在商店買了兩罐飲料。在筆者表明來意后,康康很坦然地說道,“你們拍照可以不用馬賽克處理,也可以用真實姓名。”

“也就是在夜店工作那兩年我學會了吸食冰毒。”康康向我們談起他那段不堪回首的過往,還原了那段糜爛的青春歲月。他說:“每天待在那種有著勁爆音樂和昏暗燈光的環境中,伴隨著酒精和毒品的刺激,性的沖動不是人的意志能夠克制的,人的精神極度亢奮,吸食冰毒之后性被無限放大,每天睡眠不足2個小時,那兩年我換過7、8個女朋友,沒有安全措施的性行為我記不清楚發生過多少次,冰毒造成的亂性不斷地在蠶食著我的身體,應該就在哪個時候我感染上了HIV病毒。”

據國際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觀察,使用甲基苯丙胺的人有不安全性行為的比率比不使用者高4倍。近年來中國毒品形勢報告中更是透露出了,在新感染HIV病毒的人中,有3/4的人會承認甲基苯丙胺在他們的生活中扮演的重要角色,同他們的HIV感染有密不可分的關系。

“再不離開那個地方,我會死在那。”康康彈了彈指尖的煙灰說道:“我當時意識到了嚴重性,2009年,最終選擇了離開。但是我當時並不知道自己已經生病了,更沒有去醫院做過檢查。后來我又在內地多個省市打工掙錢,平時身體的微妙變化我也並沒有在意。

分享到:
(責編:鄧  楠、任麗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