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綱曹雲金再撕一輪

郭德綱發文逐條駁斥曹雲金 曹雲金怒晒學費收據稱詐騙

2016年09月26日09:01  來源:北京晨報
 
原標題:郭德綱曹雲金再撕一輪

  昨天凌晨,剛剛完成海外巡演騰出工夫的郭德綱,針對20天前曹雲金發6000字長文“一樁樁,一件件”歷數這些年他在德雲社受郭德綱壓迫的數宗罪,也回復了一篇長文作為回應,文中同樣“有細節,有故事,有文採”,文筆流暢,邏輯清晰,起伏跌宕,讓不少吃瓜群眾都贊嘆老郭的文筆真是不賴。隨后曹雲金發聲說:“下午見!”傍晚時分,曹雲金果然晒出當年付學費的收據,並以“我的涵養在憤怒之前已經用完了”為題,其中文章中最狠的一句是:“我隻能說,確實,15歲的我,不懂27歲的你是在詐騙。”此輪開撕正如郭德綱所說,以前沒有網絡的時候,在相聲界這種師徒不睦的事兒也多的是,只是局限於業內流傳,現在事情一出“人們都很亢奮,也都等著我回應”。本來近幾年還算消停的德雲社和郭德綱一直踏實巡演和展開各路生意,沒想到這輪和曹雲金的開撕再次被吃瓜群眾推上風口浪尖,上了網絡熱搜頭條,下面留言更是數以萬計五花八門各執一詞,正所謂是“看熱鬧不嫌事兒大”。

  在郭德綱凌晨回應的文章以《天涯猶在,不訴薄涼》為題,首先對曹雲金的寫作能力進行貶損,“一人口述,眾人幫腔,慢說是寫下這六千字,念下來都不容易”,隨后就外界一直流傳的曹雲金和郭德綱的夫人沾親帶故進行澄清,透露“他早年在天津街頭賣盜版光盤”,言語之中帶著各種不屑。同時也就他自己的處境進行了一番分析:“正面回應是以大欺小,如不回應是理虧默認,馬上回應是氣急敗壞,回應慢了是處心積慮”,在感嘆了一番“做人好難”之后,郭德綱下面的行文基本是對照曹雲金的幾個“撕點”逐條進行回應。

  曹雲金和郭德綱此輪爭執點主要集中在以下幾個方面,首先是學費住宿費等一系列費用問題,郭德綱說沒有收費,並稱曹雲金所述“白天在園子裡說相聲,晚上睡公園是一幅充滿想像力的畫面”。而曹雲金則一直聲稱郭德綱就認錢,還曾因為他沒錢把他趕出去睡在公園長椅上,昨天貼出了發票作証。錢之外就是名分問題,因為二人文中的重要証人張文順先生已經離世而無法求証。相聲界素來對輩分名分看得極重,所謂“名師高徒”在這些傳統藝術的領域還保留著根深蒂固的認知。而此次引起爭端的起因也正是郭德綱將曹雲金和何雲偉兩人逐出“雲字輩”。

  名利之外,就是一些生活作風問題,曹雲金說郭德綱睡了一女記者,並反過來訛錢﹔郭德綱說曹雲金借酒撒瘋要出手打長輩,還對師弟們擺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在后台無人敢上前跟他搭話,所有見他的師弟都要畢恭畢敬地退后一步打招呼等等。再有就是春晚的那次尷尬見面,曹雲金本欲上前修好,被郭德綱拒絕,曹雲金感覺栽面兒從此懷恨在心。

  十一假期之前本來一個平靜的周末,就這樣被一些陳芝麻爛谷子的舊聞打破,有一句話說“不是冤家不聚頭”,用在郭德綱和曹雲金這對師徒關系上倒也合適,曹雲金聰明有頭腦,但要想跟郭德綱叫板以至將來抗衡,他還是要多學習,僅就文章寫作技巧而言,還不在一個層面。當下還有一句很流行的網絡詞匯叫:“緣來不拒 緣去不留”,既然大家都喜歡在網絡上隔空罵戰,那就把這句話送給二位,緣分既然已盡,不如片甲不留的忘掉,畢竟好名聲也不是靠抹黑別人就換得來的。吃瓜群眾雖然喜歡不明真相地瞎幫腔,但其實絕大多數得出的結論是“你們這圈真沒什麼省油的燈”。

  北京晨報記者 和璐璐

(責編:左瑞、王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