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陝西頻道>>經濟>>科技

習近平向中國“氫彈之父”於敏頒最高科學技術獎(圖)

2015年01月10日07:59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昨日,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向獲得2014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的中國科學院院士於敏頒獎。 新華社記者 馬佔成 攝

    原標題:“氫彈之父”於敏獨領最高科學技術獎

    習近平向他頒發証書﹔2014年度國家科學技術獎共授獎318項成果、8位科技專家和1個外國組織

  昨日上午,2014年度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在人民大會堂舉行,中科院院士、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高級科學顧問、中國“氫彈之父”於敏院士獲最高科學技術獎。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向於敏頒發獎勵証書,並同他熱情握手,表示祝賀。

  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於2000年設立,是中國科技界的最高榮譽。每年獲獎者不超過兩名,獎金金額為500萬元人民幣。截至2014年,共有25位杰出科學工作者獲得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

  根據《國家科學技術獎勵條例》的規定,經國家科學技術獎勵評審委員會評審、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委員會審定和科技部審核,國務院批准並報請國家主席習近平簽署,授予於敏院士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國務院批准,授予“網絡計算的模式及基礎理論研究”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授予“哺乳動物多能性干細胞的建立與調控機制研究”等45項成果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授予“甲醇制取低碳烯烴(DMTO)技術”等3項成果國家技術發明獎一等獎,授予“水稻?粳雜種優勢利用相關基因挖掘與新品種培育”等67項成果國家技術發明獎二等獎,授予“天河一號高效能計算機系統”等3項成果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特等獎,授予“我國首次對甲型H1N1流感大流行有效防控及集成創新性研究”等26項成果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一等獎,授予“工業工程振動控制關鍵技術研究與應用”等173項成果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二等獎,授予若列斯·伊萬諾維奇·阿爾費羅夫等7名外國專家和美國得州大學MD安德森癌症中心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際科學技術合作獎。

  ■ 盤點

  1 獎項總數略增結構優化

  2014年度國家科學技術獎共授獎318項成果、8位科技專家和1個外國組織。其中,國家自然科學獎46項﹔國家技術發明獎70項﹔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202項。

  三大獎項總數比2013年增加5項,但比2012年減少了12項,比2011年減少了56項。

  和2013年相比,2014年自然科學和技術發明類的獎項有所減少,技術進步獎項比2013年多了14項,但比2012年減少了10項,比2011年減少了81項。

  國家科技部獎勵辦方面表示,優化獎勵結構、減少獎勵數量,是為了突出鼓勵自主創新成果和重大的發明創造。

  2 環保領域成果迅速增長

  信息、能源和化工領域是我國重點應用科研領域。在頒獎大會上,這些領域的表現依然強勁。“天河一號”超級計算機和“透明計算”的研究,分別獲得科技進步獎特等獎和自然科學獎一等獎。

  有些基礎研究因取得國際前沿成果而獲獎,如曾被評為2009年世界十大醫學突破之一的中科院動物所誘導性多能干細胞方面的研究為之帶來了自然科學技術二等獎。

  另一方面,和民生息息相關的一些研究也開始崛起。如科技部獎勵辦方面表示,環保領域的成果迅速增長,今年環保領域的推薦項目和評審通過項目,數量比去年翻了一番,特別是在大氣污染防治方面,8個推薦項目中評審通過了4項,反映出科技界對環境質量問題的關注和對社會責任的擔當。

  3 “雲計算”拔頭籌終結空缺

  2000年以來,關注原創和基礎研究的自然科學獎一等獎有9年處於空缺狀態,昨日頒獎大會上,“網絡計算的模式及基礎理論研究”這一成果終結了這一“空缺”。

  該研究由清華大學、中南大學張堯學團隊所做。新京報記者查看歷年來自然科學一等獎的獲獎項目,發現其分布物理、化學、地理、考古、氣候等領域,也曾有授予數學和計算領域研究,但真正授予網絡計算和計算機科學的,昨日卻是第一次。

  項目由中南大學校長,清華大學兼任教授張堯學團隊所做。“我感覺很幸運,我覺得比我做得好的人多的是。”昨晚,張堯學對新京報記者說。

  科技部表示,張堯學團隊“透明計算”概念的提出,突破了傳統操作系統的限制,對於解決操作系統長期受制於人的問題、保障國家信息安全具有重大意義。

  簡單理解,其所做的研究,就是將計算機操作系統放在雲裡,用戶連上雲端后,可以直接選擇操作系統的各類服務。

  有媒體稱,這是我國首次在國際上率先提出“先於雲計算、包含雲計算”的網絡計算模式——“透明計算”,也是首個中國人推動的計算機技術。 新京報記者 金煜

  ■ 人物

  於敏:從“土專家”到“氫彈之父”

  昨日,89歲的於敏坐在輪椅上領取了習近平主席授予的証書,但從老人的眼神看出,這位老科學家的精神仍然矍鑠。

  於敏是誰?著名核物理學家、“兩彈一星”功勛、“中國氫彈之父”、“國產土專家一號”……於敏身上的頭銜很多,在他昨日獲得2014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之前,他的名字並不廣為人知。甚至在近三十年的時間裡,由於從事氫彈研究,他的名字和身份都成為秘密。就連於敏的愛人孫玉芹都曾感慨:“沒想到老於是搞這麼高級的秘密工作的。”

  氫彈研制立“首功”

  於敏出生於1926年8月,天津寧河人。他父親當時是天津的一位小職員。他在天津耀華中學念高中時,就以門門功課第一的成績聞名全校。1944年,於敏考進了北大工學院機電系。1946年,出於對理論研究的熱愛,於敏轉到理學院物理系,並將自己的專業方向定為理論物理。

  從北大物理系畢業后不久,他被慧眼識才的錢三強、彭桓武調到中科院近代物理研究所,25歲的於敏開始了他的科研生涯。1980年當選中國科學院數學物理學部委員(1993年改稱院士),1999年獲“兩彈一星”功勛獎章。現任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高級科學顧問。

  1957年,以朝永振一郎(后獲諾貝爾物理獎)為團長的日本原子核物理和場論方面的訪華代表團來華訪問,年輕的於敏參加了接待。於敏的才華給對方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們回國后,發表文章稱於敏為中國的“國產土專家一號”。諾貝爾獎得主、核物理學家玻爾訪華時,也稱贊於敏是“一個出類拔萃的人”。

  在研制氫彈之前,他的研究興趣一直在原子核理論研究。1961年,二機部副部長錢三強找於敏談話,要求他“轉行”,參與氫彈原理研究。於敏答應了:“國家需要我,我一定全力以赴。”

  1964年10月,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氫彈——這一具有更強大威懾力的核武器,成為我國核武器研制要攻克的下一座“堡壘”。

  於敏率領氫彈研制團隊埋頭於堆積如山的計算機紙帶,做密集的報告,最終發現了氫彈自持熱核燃燒的關鍵。經過著名的“百日會戰”,於敏率領的團隊實現了從原理、材料到構型完整的氫彈物理設計方案,並定型為中國第一代核武器。

  曾有核武器專家指出,世界上僅有兩種氫彈構型,一種是美國的T-U構型,另一種就是於敏構型。而於敏構型比美國T-U構型設計更加巧妙,首爆氫彈體積比美國要小。

  我國核科學事業的重要開拓者、資深院士朱光亞曾表示,於敏在突破氫彈技術的過程中,發揮了關鍵作用。這一作用被一起參與研究的同事們直接評價為氫彈的“首功”。

  “他獲獎當之無愧”

  從第一顆原子彈爆炸到第一顆氫彈試驗成功,美國用了7年3個月,前蘇聯用了6年3個月,英國用了4年7個月,法國用了8年6個月。而中國人隻用了2年8個月的時間,於敏率領的團隊創造了研制氫彈的世界紀錄。

  中國工程院院士、副院長杜祥琬曾與於敏共事多年,全程參與了氫彈的研制,他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透露:“實際上,早在1966年12月28日,我們和於敏在羅布泊進行的‘氫彈原理試驗’成功,就標志著我們已經掌握了氫彈的所有特征。”如果以這個時間計算,我們在實現原子彈爆炸后,掌握氫彈技術僅用了兩年零兩個月的時間。

  1960年到1964年,中科院院士、理論物理學家何祚庥曾經和於敏院士在輕核理論組共事,並結下了半個多世紀的友誼。何祚庥說,於敏的工作奠定了氫彈理論的一切基礎,“包括后來核武器小型化的發展,都建立在於敏的理論基礎研究上。”

  “我祝賀他,他獲得大獎當之無愧。”何祚庥說。

  杜祥琬向新京報記者回憶道,於敏的腦子極快。1966年在上海做氫彈理論實驗,計算機不斷吐出紙帶,上面記錄著氫彈每個時間、空間點的變化。於敏一眼就發現從某個點開始,紙帶上的數據出了問題。“這需要很高的物理理論基礎才能做到。說明於老的理論功底極好,腦子極為敏捷。”

  愛看京劇喜歡諸葛亮

  大物理學家之外的於敏,還是一位喜歡中國歷史、古典文學和京劇的老人。

  於敏的兒子於辛說,父親業余時間很喜歡讀書。《三國演義》、《紅樓夢》更是一讀再讀。“父親最喜歡的歷史人物是諸葛亮和岳飛。諸葛亮的‘寧靜以致遠,淡泊以明志’是父親的座右銘。”

  杜祥琬也回憶說,於敏從年輕時代起就喜歡看書,“物理方面的專業書就不用說了。文學類的書他也特別愛看。尤其喜歡諸葛亮。以前一起開會時能把《出師表》從頭到尾背下來。”

  何祚庥回憶說,當年於敏率領的工作組還很能苦中作樂,因為都喜歡看京劇,但京劇票買不到,鄧稼先、於敏和他三人常常從郊區趕到人民劇場等退票,“現在京劇沒人看了,那個時候紅得不得了,我們的經驗就是跑到門口去等退票,一定會有的。”

  諸葛亮,是於敏老先生心中的完人,那句“臣鞠躬盡瘁,死而后已”常被老先生提起。而在報效祖國之外的於敏,有諸多憾事。於敏最常念叨的,就是兩年前因心臟病去世的愛人孫玉芹女士。在媒體的採訪鏡頭裡,老先生感嘆:“常常睹物思情啊”。說完,是長長的沉默,接著又嘆了一口氣。“惟將終夜常開眼,報答平生未展眉”,於敏念叨著元稹的這兩句詩,要送給離去的愛人。

  杜祥琬回憶道:於老跟愛人感情很好,以前工作忙,經常出差,家裡大小事情於敏都交給愛人。“老孫(指於敏愛人孫玉芹女士)永遠把一家老小照顧得好好的。”

  “我們那時候經常出去開討論會。我們叫‘鳴放會’,因為大鳴大放。誰有想法都可以說。前面挂一個小黑板,誰都可以去寫。於敏也是個開放的領導嘛。”杜祥琬回憶起一起工作的情景,不由自主地笑起來。 新京報記者 張婷 金煜

  今天中國的現代化建設進入了關鍵時期。我們既要在較短時間內走完發達國家上百年走過的工業化道路,又要在新一輪世界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中迎頭趕上。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既要保持中高速增長,又要向中高端水平邁進,必須依靠創新支撐。

  ——李克強在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上的講話  

   (記者金煜)

(責編:邵貝真、任麗虹)

相關專題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熱點關注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